歡迎訪問:影音先鋒能用的網址你懂的2018-求影音先鋒2018能看的網址-影音先鋒2018av網址你懂的-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女秘書被插的大叫好舒服

總欄目 > 綜合專區 > 都市激情
一码中特本期大公开:女秘書被插的大叫好舒服 第1章 碾壓玫瑰心

  “陸天龍,你知不知道,你上班才半個月,已經遲到了十三次!”

  辦公室內,王瑩狠狠訓斥著面前的陸天龍。

  她真是氣壞了,做了這么長時間人力資源部經理,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么不靠譜的員工。

  上班遲到也就算了,一共上了十四天班,遲到了十三次,五次是上午九點鐘才來,六次是下午兩點鐘才來。

  這次更離譜,六點鐘下班,你五點六十才來?

  “你知不知道,像你這樣的員工,就算開除一百遍都不為過!”

  王瑩很生氣,這個陸天龍是鳳凰集團車隊的司機,跟車隊里面其他五六個司機一樣,平常負責一些客人的接送和貨物的運輸工作。

  今天她親自帶隊突擊檢查工作紀律,才揪出這個劣跡斑斑的家伙!

  要不是現在公司正處于高速發展期,司機暫時不夠用,她今天非把這個混蛋給開除掉。

  穿著一件普通白色T恤,淺色牛仔褲的陸天龍老老實實站在王瑩對面,他也很委屈,他現在不是來上班,只是來拿點東西,怎么能算遲到,最多是曠工。

  不過他根本沒把王瑩的批評放在心上,甚至連王瑩后面說什么他都沒聽清,現在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王瑩身上。

  二十五六歲的王瑩,臉蛋兒并不算特別出眾,算是那種很耐看型美女,可她這身材,絕對頂呱呱。

  前大后翹楊柳腰,尤其她今天穿著一身緊身的黑色工作裝,套著一件白襯衫。

  她坐著在陸天龍對面,從這個角度,更加震撼人心!

  “養眼啊!”陸天龍情不自禁的贊嘆道!

  “你說什么?”王瑩先是一愣,隨即怒不可赦!“陸天龍,你在干什么!”

  “沒干什么啊,就是隨便看看!”陸天龍毫不掩飾道。

  “看什么看?不許看!”

  “不讓看多浪費!”陸天龍嘟囔道:“再說看幾眼又不會變小!”

  “你,你混賬!”王瑩氣的滿臉通紅渾身亂顫。

  她是公司公認的鐵面女閻王,員工見了她大氣都不敢喘,現在這個混蛋竟然敢公然評論她的身材!

  “陸天龍,你被開除了!”

  “開除?不是吧?我就是看了你幾眼而已,就被開除了?還有沒有天理?”陸天龍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眼睛可始終盯在王瑩身上,真要是被開除,以后再看的機會就少了,多看一眼是一眼。

  “你給我出去!”王瑩快要氣瘋了。

  “出去就出去!反正看的也差不多了?!甭教熗磐跤ù盜爍隹諫?,笑嘻嘻轉身。

  王瑩的電話突然響起。

  “總裁你好,我是王瑩。什么,您要用車?現在?好!”

  “陸天龍,你給我回來!”掛掉電話的王瑩看了眼已經走到門口的陸天龍,猶豫了一下道。

  “讓我出去就出去,讓我回來就回來?職位高就可以欺負人啊!”陸天龍回頭道。

  王瑩真想沖上去殺了這個混蛋。

  “總裁司機臨時請假,總裁現在要用車,其他司機都下班了不在,你去!”

  “不去!我已經被開除了!”陸天龍直接搖頭。

  王瑩深吸一口氣,道:“我現在收回開除令!”

  “朝令夕改是公司大忌,你這樣視命令如兒戲,對得起公司嗎?”陸天龍很嚴肅道。

  王瑩七竅生煙,真想一頭撞過去跟這個混蛋同歸于盡。

  “怎么樣才肯去?”

  “很簡單!”陸天龍視線又回到王瑩身體上,笑嘻嘻道:“告訴我實話,你是天然的還是人工的?”

  “我宰了你這個混蛋!別跑,你丫給我站住!”王瑩生平第一次爆了粗口。

  鳳凰集團辦公樓前,蘇凌月已經到了抓狂的邊緣。

  “瑩姐,車怎么還沒到?電話打不通?陸天龍?你把他的電話給我,我自己找他!”

  蘇凌月焦急的撥打著電話,卻始終傳來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她今天親自去見客戶,這可是一個上百億的大單子,如果能夠拿下來,鳳凰集團就會飛躍到一個新的高度!

  王瑩安排的司機卻一直沒到,電話打不通,距離她和客戶約好的時間,只剩了十五分鐘!

  鳳凰集團,海陽市新興貿易企業,創立兩年時間,凈利潤已經好幾億,連續兩年被評為海陽市最有發展前景的企業之一。

  更為津津樂道的是,一手創建了鳳凰集團神話的總裁蘇凌月,身材臉蛋都是絕品,是整個海陽市名副其實的女神級市花,外號冰山美人,追求者無數。

  不過對于任何追求者,她都是毫不留情面,直接拒絕,也卻從沒跟任何人傳出過緋聞。

  這也讓更多的人蠢蠢欲動,希望能夠征服這一只高傲的鳳凰,財色雙收。

  此時,遠處傳出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鳴聲,在周圍路人的驚嘆中,二十幾輛最新款的法拉利轎跑呼嘯而至,在距離蘇凌月不遠的地方整齊的排成一行。

  幾十個工作人員迅速下車,每人手捧大把的玫瑰,片刻功夫,就在蘇凌月面前擺出了一個大大的心形圖案!

  用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擺成的心!

  人群之中,一個穿著白色西裝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男人緩緩走出,和蘇凌月隔著玫瑰心遙遙相望。

  他做出一個自認為最有魅力的笑容,單膝緩緩跪下。

  “凌月,遇見你,是我一生的幸運;愛上你,是我一生的快樂;沒有你,是我一生的遺憾!現在我要大聲的告訴你:我愛你!凌月,答應我,做我女朋友,好嗎?”

  盛大的告白場面!

  在場所有女性幾乎同時忍不住尖叫起來,要是有一個男人也肯為她們擺出這樣的陣勢,別說投懷送抱,就連菊花也一起奉獻!

  “天吶,那是海龍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子!海陽四少之一的鄭少楓!”

  有人認出了這個男人,馬上引起一片驚呼。

  海龍集團,海陽市最頂尖的集團之一,總資產上千億,名副其實的巨無霸。

  鄭少楓人長的帥,有點兒歐洲范,年輕有為,現在已經是海龍集團下屬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長。

  周圍的尖叫和驚嘆,讓鄭少楓的笑容更加自信起來,他不相信哪一個女人能夠拒絕這樣的浪漫,哪怕號稱冰山女神的蘇凌月也肯定不行。

  這次,他對蘇凌月勢在必得!

  可就在此時,一輛保時捷卡宴穿過人群呼嘯而至,徑直從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上碾壓而過,在上面留下幾道大大的車輪印。

  又是一個瀟灑到極致的剎車甩尾,直接停在了蘇凌月的面前。

  陸天龍從車上竄下來,看都沒看跪著的鄭少楓和被他糟蹋的不像樣的玫瑰心,一邊擦汗一邊解釋:“抱歉啊老板,吃了頓飯撒了泡尿,耽擱了點兒時間,沒遲到吧?”

  第2章 絕對極品

  保時捷卡宴來去一陣風,等所有人反應過來,面前只剩被碾壓的七零八落的玫瑰心,和單膝跪地目瞪口呆的鄭少楓。

  “阿福!查查這個小子是什么來頭!”

  好容易反應過來的鄭少楓站起身,望著卡宴的屁股咬牙,對著身邊的小弟冷聲道。

  坐在后排的蘇凌月想笑又不能笑,憋的心口疼,那一片被無情碾壓的玫瑰花啊。

  鄭少楓追求了她很久,也被她拒絕了無數次,她沒想到今天他會弄出這么大的場面向自己告白。

  她正在考慮用什么方式拒絕的時候,這個家伙神兵天降,救她于水火之中。

  雖然有些魯莽,可還算是個比較可愛的家伙。

  看著一邊擦汗一邊開車的陸天龍,蘇凌月的嘴角不自覺的彎起了一個弧度。

  她準備原諒這個家伙遲到的事兒。

  可是隨后,她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老板,什么事兒笑的這么開心,說出來讓我也高興一下?!甭教熗宰藕笫泳顛腫煲恍?,視線在蘇凌月臉上停留了一秒兩秒好幾秒,果真尤物啊。

  “沒有,專心開車!”蘇凌月恢復冷漠本性,淡淡道。

  “哈哈!那我最近看了一個特好笑的笑話,要不我講給你聽吧!”陸天龍興致盎然道。

  蘇凌月一陣無語,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沒忍心拒絕,“好!”

  “可是,可是我這笑話有點兒黃,你不會介意吧?”陸天龍有些為難道。

  后排的蘇凌月再次無語,狠狠心道:“那就把黃的跳過!”

  “好!那我開始講了哈!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跳過,講完了!”

  “……”

  “要不我再給你講一個更好笑的?”陸天龍眉飛色舞道。

  “做好你分內的事兒!十分鐘之內,把車開到玲瓏會所!”蘇凌月冷冷道,要是讓別人知道她聽一個司機講這種段子,那還了得。

  “十分鐘?你確定?我身體強壯倒是沒問題,就怕你不行!”陸天龍撓著腦袋道。

  “你說什么?”蘇凌月冷聲道,這個司機太不像話,什么叫你身體強壯沒問題就怕我不行?

  “老板你別誤會,我說的不是你想的那點事兒!真要是那事兒,我最起碼能一個小時的!”陸天龍認真解釋道。

  色胚!

  蘇凌月推翻了之前對這家伙的所有好印象,強壓怒火,道:“十分鐘,如果能到,工資加倍,如果到不了,以后不用再來上班!”

  她是故意刁難陸天龍,作為他不安分的教訓。從這里到玲瓏會所,就算路上不堵車,起碼也得半個小時。

  “嗖!砰!”

  話音剛落,陸天龍動了,車子油門直接踩到底,卡宴像是火箭一樣猛的竄了出去,毫無防備的蘇凌月腦袋砰一聲撞在后面的座椅上又反彈回去,撞了個七葷八素。

  然后,卡宴以極限速度奔馳在海陽市的大街上,急剎,甩尾,超車,甚至在一個十字路口還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漂移。

  蘇凌月是捂著嘴從車上下來的,跑到旁邊垃圾桶開始狂吐。

  “九分半鐘!老板,我技術還行吧?別忘了給我加工資!”

  陸天龍屁顛屁顛從車上跑下來,饒了個圈跑到了蘇凌月前面,彎下腰獻媚道。

  這個角度是他之前就計劃好的,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嘖嘖,陸天龍就感覺一股熱流直奔鼻孔。

  絕對是個尤物哈!女神級臉蛋,魔鬼級身材,不愧為海陽市花!

  非要挑個瑕疵,就是那里規模要是能再大那么一點點,可就真正完美了!

  這不是問題,還有開發空間嘛!

  這樣的女人要是不泡,會遭天譴的!陸天龍在心里吶喊道。

  “好!很好!”蘇凌月沒注意到陸天龍火辣辣的目光,好容易吐的好受了一點兒,眼看已經到了和客戶約定的時間,她不打算再跟陸天龍計較,明天一定把這個家伙直接開除!

  必須開除!

  心里想著,她邁步走向玲瓏會所大門。

  “老板,等一下!”

  陸天龍又屁顛屁顛追了上來,“你頭發亂了,衣服臟了,還有,你的罩罩也歪了!哎,老板,要不要我幫你整理一下!別走那么快,等等我啊!”

  玲瓏會所天字號大包廂,裝修的富麗堂皇仿佛宮殿。

  “張楚?怎么是你!”

  推門進去,蘇凌月一眼就認出了坐在寬大沙發上的男子。

  二十多歲,身材消瘦,長得挺帥,眼神中帶著掩飾不住的張狂。

  和鄭少楓一樣,海陽四少之一的張楚,家世與鄭少楓相當,海陽另一巨無霸騰飛集團總裁的長子。

  同樣也是蘇凌月的追求者之一。

  唯一不同的是,相對剛才擺出玫瑰花告白的鄭少楓,蘇凌月對這個張楚的印象更差,這是個典型的花花公子衣冠禽獸,據說他的愛好就是玩女人,尤其是學生妹兒,大把鈔票砸上床,玩兒完就甩,去年還有一個女學生懷孕被甩跳樓自殺。

  “凌月你來了!坐!”瞅一眼蘇凌月,張楚狠狠咽一口唾沫,笑道。

  “長宏集團的王總呢?”蘇凌月皺眉問道,她這次就是約了長宏集團的王總見面,商談百億的代理出口項目。

  “呵呵,王總臨時有事,不過他已經交代過,這筆生意由我全權負責?!閉懦Φ?。

  “那這筆生意我不做了!”蘇凌月轉身就走。

  “凌月,感情歸感情,生意歸生意,百億的大單子,不要因為感情用事放棄,你可要為鳳凰集團上千員工負責!好了,先過來坐下吧,我們今天只談生意不談感情?!弊諫撤⑸系惱懦嗆塹?。

  “張楚,你要是敢?;ㄑ?,別怪我跟你翻臉!”蘇凌月猶豫了一下,冷聲道,最終還是坐到了沙發上。

  她現在的確需要這筆訂單,為了鳳凰集團,也為了她自己。

  “不會不會!來來來,談生意之前先干一杯,預祝我們的合作能夠成功!對了,這可是我好容易從法國摩當豪杰酒莊弄來的,這一瓶就要十萬美元!”

  張楚笑著打開了面前一瓶包裝精致的紅酒。

  “砰!”

  大門被打開,滿頭大汗的陸天龍闖了進來。

  第3章 玩的就是你

  “丫的這會所跟迷宮似地,轉悠了五圈終于找到老板你了!累死我了,先來點兒喝的潤潤口!哈,有紅酒?好香啊!我的最愛!喝一口不介意吧?”

  看到張楚面前的酒瓶,陸天龍做陶醉狀呼吸了一下,嗖一聲竄過去,抓起來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

  張楚和蘇凌月看的目瞪口呆。

  后面跟進兩個張楚的保鏢,摸不透陸天龍的身份,沒敢輕舉妄動。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瓶酒已經進了陸天龍的肚子。

  “嘖嘖,味道還行,老板,還有沒有,再來一瓶嘗嘗?”一瓶紅酒進了肚,陸天龍意猶未盡。

  “你他媽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張楚要瘋了,十萬美元的紅酒,他都還沒來得及嘗一口,就全被這家伙喝水似地灌進了肚子?竟然還想要一瓶!你以為這是長城干紅啊!

  “嘴巴干凈點兒,這是我的司機,不就是一瓶酒,大不了我賠你!”蘇凌月冷聲道。

  她雖然也被陸天龍弄的哭笑不得,心里卻暗暗松了一口氣,她不想跟張楚單獨呆在一起,更不想跟他一起喝酒,現在陸天龍來了,有他在場,心里多少有些底氣。

  “好了,我要和張少談生意,你先去一邊隨便吃點兒東西?!彼樟柙旅畹?。

  “談生意?那你們談,你們談,我不打擾你們,我就隨便唱兩首歌給你們助興!”看到旁邊有麥克風,陸天龍歡天喜地的跑了過去。

  “你們先出去吧!凌月,你從哪找來的這么個極品司機?”張楚強壓怒火揮手趕走兩個不盡職的保鏢。

  要不是想在蘇凌月面前表現的好一點兒,他早就發飆了,現在只能在心里強迫陸天龍撿一百遍肥皂。

  等擺平了蘇凌月,必須要收拾他。

  “不說他了,先談長宏集團的代理生意吧?!笨戳艘謊壅詘諗罌朔緄穆教熗?,蘇凌月冷冷道。

  張楚擺擺手,“那怎么行,怎么也得先喝一杯再說!我們得先搞好氣氛,這樣才能更好的談生意?!?br />
  說著,他重新打開另一瓶紅酒倒了兩杯,自己拿一杯遞給了蘇凌月一杯。

  “我不會喝酒?!彼樟柙戮芫?。

  “那你隨意喝一口就行,我先干為敬!”張楚笑道。

  蘇凌月無奈,只能端起杯子跟他砰了砰,小口嘬了一下。

  “嗷,妹妹你大膽的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呀頭!”

  優雅安靜的包廂里,陸天龍冷不丁一嗓子吼出來,驚天地泣鬼神,張楚被嚇得渾身一哆嗦,一杯紅酒直接倒進了脖子里。

  蘇凌月更直接,剛進嘴的紅酒直接噴了張楚一臉。

  “你到底要干什么!”

  張楚要瘋了,蘇凌月帶來的這小子絕對不是司機,丫的就一神經病!

  “好像有點兒跑調,要不我再給你重新唱一遍!”陸天龍撓撓頭,有些歉意道。

  “不要唱了!”蘇凌月想笑,憋的小臉兒通紅,她現在又覺得陸天龍可愛了。

  轉頭看向狼狽無比的張楚,道:“不好意思張少,我看今天這情況,也不適合再談下去了,我們約時間再談吧?!?br />
  張楚不愿意也沒辦法,所有好心情都被這極品神經病給弄沒了,就算把蘇凌月弄到手,也不一定能雄起。

  “那好吧,我們改天再約!對了,能不能讓他稍微留一下,我覺得他挺有趣,有幾句話想跟他說?!?br />
  他伸手指了指陸天龍。

  蘇凌月本能的想搖頭,那邊的陸天龍卻咧嘴一笑,道:“張少想跟我談心?沒問題!我也覺得跟張少一見如故!老板,你出去等我一下,我很快就過去?!?br />
  “你……那好,我在外面等你,快點出來?!彼樟柙潞鶯蕕傷謊?,可他已經答應,蘇凌月也不好再多說,轉身離開。

  “嘖嘖!賞心悅目呀!找機會一定要試試手感!”

  看著蘇凌月一扭一扭出去,陸天龍嘖嘖稱贊道。

  張楚徹底抓狂。

  這個混蛋真以為自己留他下來,是要跟他談心的?難道他就沒感覺到,自己的滔天怒火?

  “你他媽就是個司機!十萬美元的紅酒也是你喝的?你他媽還想染指蘇凌月?”張楚握拳怒吼道!

  “司機怎么了?不想當將軍的廚子不是好司機!”陸天龍回頭瞥了他一眼,笑呵呵道:“再說了,你一個雜碎都能喝紅酒泡妹妹,我這個司機為什么不能?”

  “你說我是雜碎?”張楚瞪大眼。

  “眼睛瞪的再大也是雜碎,最多算大眼睛雜碎!”陸天龍瞇著眼睛淡淡道。

  “你他媽找死!”張楚怒極反笑,伸手拍兩下巴掌,早就在門口候著的兩個保鏢快速進入了包廂。

  “給我打,打死這個混蛋!一切后果我負責!”

  張楚終于爆發了,把滿腔怒火都撒在了陸天龍身上。

  兩個身高馬大的黑衣保鏢毫不猶豫直接奔陸天龍而來。

  陸天龍笑了笑,轉身看了他們一眼。

  就這一眼,兩個保鏢身子一僵,沒有來由的打了一個寒戰。

  笑容很邪惡,邪惡的讓他們兩個打心底里冒出一股涼氣。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司機應該有的眼神!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給老子上!”張楚又在后面怒喊一句。

  倆保鏢一咬牙,到底還是一左一右沖上來,左邊一人先動手,一記勾拳打向陸天龍的腦袋,右邊那個踢出一腳,橫掃他的腰部。

  一看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速度力量堪稱完美,配合起來更是天衣無縫。

  陸天龍臉上的笑容在擴散,他甚至還抽空整理了一下發型,隨即出手。

  拳頭后發先至,擊在出拳保鏢的腋窩下,右腿緊跟著踢出,幾乎同時踹在出腳保鏢的小腿上。

  “咔吧咔吧!”

  兩聲清脆的骨折聲在包廂內格外刺耳,兩個保鏢同時慘叫倒退出去,陸天龍卻如鬼魅一般欺身而上,啪啪兩記標準手刀劈在了兩人的脖子上,連慘叫都沒有,倆保鏢軟綿綿倒下。

  “啊?”

  后面張楚傻了,好半會兒沒反應過來。

  這倆保鏢可是他花重金從專業的保鏢機構聘請過來的,據說都還在西伯利亞訓練營呆過,都是以一敵十的高手!

  怎么就是眼前一花,倆人就全趴了?

  “張少,你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請這么倆廢物保鏢,不覺得丟面子?你看這樣好不好,你管吃管住,我來給你做保鏢,如何?”

  陸天龍眼中寒芒消散,重新恢復吊兒郎當的模樣,笑嘻嘻走到張楚面前。

  “啊,好,好!”張楚還沒完全從震撼中清醒,本能的點頭。

  陸天龍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笑罵道:“好你媽個頭,管吃管住就想拉攏我,把我當成什么人了!龍哥我可是有原則的!不過,要是管吃管住還管妹子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你敢玩兒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張楚終于反應過來,陸天龍這是在耍他!

  “我管你是誰,玩兒的就是你!不服?信不信老子現在就算拿這拳頭打你臉?!?br />
  陸天龍揮舞了一下拳頭道。

  張楚馬上慫了,連倆職業保鏢都不是這個陸天龍的對手,他要不服說不定真被打了。

  “怎么不說話了?是不是想找好了人再來找我算賬?沒問題!”

  陸天龍瞇著眼睛,突然一拳狠狠砸在了旁邊大理石茶幾上。

  第4章 弄點刺激的

  “想找麻煩,我隨時奉陪,不過,如果下次再用這種在紅酒里下藥的下三濫手段對付我看上的女人,就別怪龍哥不客氣!還有,別拿司機不當干糧!”

  那堅硬大理石制成的茶幾,此刻毫無征兆轟然倒塌。

  會所大門處,陸天龍見到了正想往里走的蘇凌月,趕忙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老板,是不是擔心我的安全?”

  “自作多情!我只是有東西落在了里面!”蘇凌月瞪他一眼道,轉身走向車子,“張楚找你什么事兒?”

  “奧,沒什么,他說我唱歌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想拜我為師跟我學習,被我嚴詞拒絕了!”

  “……”蘇凌月無語,沒見過這么厚臉皮的家伙。

  “老板,別動!”

  正想走,陸天龍突然大喝一聲,快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蘇凌月前面,飛快的在她臉上舔了一下。

  “嘖嘖,十萬美元的紅酒,這一滴就得好幾百,浪費了可惜!不錯不錯,酒香,人更香!”

  剛才在包廂里蘇凌月不小心灑了一滴紅酒在臉上,一直沒察覺。

  “你,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蘇凌月小臉兒唰一下通紅,滿臉怒容,像只發飆的小獅子。

  她又氣又羞,從小到大都沒有過任何一個男人跟她這么親密過,今天在這,竟然被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陸天龍給舔了!

  沒錯,被他的大舌頭舔了!

  她二話不說,舉拳沖向陸天龍。

  “大庭廣眾能不能注意形象!我可還沒媳婦,拉拉扯扯成何體統?;勾?再打我可還手了啊,司機也是有尊嚴的!”陸天龍閃身躲過,一本正經道。

  “你……你這個混蛋!”蘇凌月吃了個啞巴虧,看周圍果然不少人都朝自己這邊看,氣的一跺腳,直接上了車。

  “老板,你不用生氣,我也是出于好心,浪費是可恥的,你也不想做一個可恥的人對吧?再說你也沒吃虧,你要覺得我是故意要占你便宜,大不了我再讓你舔回來行不?我保證不反抗?!?br />
  車上,陸天龍勸說著緊繃小臉兒的蘇凌月。

  “閉嘴!”蘇凌月不想再跟這個男人多說一句話。

  “要不我再給你講個笑話?”陸天龍試探道。

  “我讓你閉嘴!開車!”蘇凌月已經接近了崩潰了邊緣。

  “真不解風情!好吧,那咱們去哪?”陸天龍沒再繼續刺激她,啟動車輛前行。

  此時蘇凌月的電話響起。

  她看了一眼號碼,毫不猶豫直接掛斷。

  電話鈴聲又響起,再掛斷,再響起。

  最后還是蘇凌月屈服,接通電話放在了耳邊。

  里面是一個帶有磁性的男中音,“小月,我是爸爸,最近過得怎么樣?”

  “我過的很好!如果只是問這個問題的話,我就掛了?!彼樟柙呂淅淶?。

  “好吧,我只是要提醒你,距離我們的兩年之約,時間已經不多了……”

  啪!

  不等那邊說完,蘇凌月直接掛斷了電話。

  兩年之約!該死的兩年之約!

  望著窗外,想著剛才的電話,想著晚上的事兒,蘇凌月眼中閃過一絲迷茫,隨即有些心煩意亂,她想喝酒,她要發泄!

  “去SO酒吧!”

  蘇凌月眼中的迷茫沒能逃過陸天龍的眼睛。

  看來這個女人也是有故事的人,陸天龍笑了笑,驅車前往蘇凌月點名的SO酒吧。

  酒吧有三寶,喝的貴,氣氛好,漂亮妹子穿的少,還能隨便搞。

  作為海陽市最火的夜場之一,SO酒吧也是如此。

  勁爆的音樂,瘋狂的人群,扭動的身體,空氣中飄蕩著濃重的荷爾蒙味道。

  蘇凌月似乎很少來這種地方,被里面火辣的氣氛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老板跟我來,這地方我熟!”

  陸天龍貪婪的望了一眼舞池里瘋狂的妹子們,輕車熟路上了二樓,找到個比較隱蔽的小隔間鉆進去。

  坐在這個位置幾乎能俯瞰整個舞池,從這個角度再看那些妹子,橫看成嶺側成峰,各道溝溝都不同哇。

  “把你們這最值錢的酒隨便拿來幾瓶!”

  陸天龍把大堂經理叫了過來,財大氣粗的喊了一聲。

  “最貴的酒?先生,我們這里有八萬八的拉菲,七萬六的格蘭特,是否可以?”

  胖胖的經理面帶微笑匯報道,卻沒去拿的意思,不動聲色瞅了眼陸天龍,眼神有些疑惑。

  這家伙啥來頭,富二代?不像啊,體恤衫,牛仔褲,一看就是廉價貨。

  “看什么看!我就是個司機,就算有錢也不會買你們這種坑爹的酒!不過我們老板不在乎,我讓你拿你就拿?!甭教熗裳鄣?。

  蘇凌月咬牙,忍了,誰見過這么坑老板的司機!

  “老板?奧!好的,馬上來!”

  看了一眼對面的蘇凌月,胖經理眼睛頓時一亮,常在夜場混,他眼光賊毒,這妞兒正點啊,簡直漂亮的不像話,可能不常來夜店玩兒,看上去稍微有些拘謹,不過絕對是個有錢的妞兒。

  光是腕上那塊百達翡麗,沒有個幾十萬下不來。

  “你經常到這種地方來?”蘇凌月抱著肩膀看著四下找妹子的陸天龍,冷冷道。

  “還行吧,沒事兒就來這里看妹子,有個偉人不是說過,真的猛士,就要敢于直面白花花的姑娘!敢于挑戰開放潑辣的妹子?!甭教熗Φ?。

  “色胚!”蘇凌月狠狠剜了他一眼,還對剛才這家伙舔她的事兒耿耿于懷。

  “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板,看你好像有心事兒,別想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難得美男來相陪,干一杯!我替你喝也行,反正你掏錢?!?br />
  要的酒上了桌,陸天龍給兩人分別倒上一杯,一仰頭直接見了底。

  蘇凌月猶豫了一下,最后咬咬牙,也學著陸天龍的樣子,一揚小腦袋,全都倒進了嘴里。

  她酒量不行,小臉兒唰一下紅到了脖子根。

  “再來一杯!不行你就說,有我呢!”陸天龍又是一杯見底。

  蘇凌月狠狠心,也跟著灌了進去。

  兩杯下去,她整個人都開始有些暈乎。

  “男人不能說不行,女人不能說隨便。這杯我干了,你隨便?!甭教熗謊霾?,又是一杯。

  這個混蛋。

  蘇凌月咬牙切齒的跟著把酒灌進了嘴里。

  連續幾杯下去,她已經開始迷糊了,看著周圍綽綽人影,嘆了一口氣,道:“酒可真是個好東西!能讓人忘卻煩惱,可是醒來又如何?”

  聽她這么一說,陸天龍眼中一道悲傷一閃而過,又是一杯酒進肚,淡淡道:“人生百態,世事無常,看開就好?!?br />
  他此時的模樣,哪還有半點兒之前的吊兒郎當,那眼神中閃過的痛苦和滄桑,讓蘇凌月心里猛地一動。

  這個男人,好像和其他人有點兒不一樣。

  “怎么,你這吊兒郎當的家伙也有傷心事?”蘇凌月撇嘴道。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那些破事兒!今天咱們一醉方休!”陸天龍恢復笑臉,又和蘇凌月碰了一杯。

  “行!那我今天也跟你這色胚放縱一回,不醉不歸!什么狗屁煩惱,統統見鬼去吧!不過到了明天,你就給我滾蛋,我不想再看見你!”

  幾杯下肚,不勝酒力的蘇凌月也完全放開,捋起袖子揮舞著粉嫩小拳頭惡狠狠道。

  “行!思想有多遠,我就滾多遠,只要你舍得!”陸天龍哈哈大笑道。

  接下來,兩人連連碰杯,陸天龍一點兒事兒沒有,蘇凌月已經開始東倒西歪。

  “想不想再來點兒更刺激的?”陸天龍突然湊上來,神秘兮兮道。

  第5章 女神也瘋狂

  “怎么,你也想跟我上床?”感受著特有的男人氣息撲面而來,臉色緋紅的蘇凌月冷笑道。

  “上什么床,思想不要那么齷齪好不好,當然,你要是強烈要求我可以考慮?!甭教熗笮?,突然站起身,拉起蘇凌月就往外走。

  一樓舞池內,中央位置有個一米多高的圓臺,那是領舞的位置,一個穿著火辣緊身衣褲的女孩兒正在上面放肆扭動著身體,如蛇精亂舞,讓下面無數牲口跟著瘋狂。

  突然,一個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褲的家伙從人群殺出,沖到圓臺前,拽住那火辣女孩兒的腳踝,直接從圓臺上給扯了下來。

  “長這么丑還在上面瞎蹦跶啥,你給我下來?!?br />
  噗通,女孩兒臉著地,摔了個七葷八素。

  下面頓時一陣騷亂。

  “臥槽,這誰啊,跳得好好的怎么給扯下來了!”

  “你這家伙是純心搗亂的吧,我們要看妹子!”

  陸天龍滿臉鄙夷看著他們,大聲道:“那樣的貨色你們也能看的這么帶勁兒,兄弟們,還能不能有點兒追求了?都給我把眼睛瞪圓,新一代火辣女神,閃亮登場!”

  然后他就把蘇凌月直接推上了圓臺。

  “臥槽,正點啊!”

  “尼瑪,女神啊!”

  “剛才那哥們說的沒錯,以前都瞎了眼啊,其他都是渣,這他媽才是妹子啊!”

  剛才在下樓的時候,陸天龍就把蘇凌月的外套給扒了。

  現在她上身一件緊身白色襯衣,袖子挽上去,上面紐扣開兩顆,露出白皙手臂和脖子下一抹帶著緋紅的雪白。

  一條雪白真紡緊身褲,曲線畢露。

  外加腳上那雙八公分左右的高跟鞋,讓下面雄性荷爾蒙爆發的牲口們再次瘋狂。

  她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神,無數人有沖上去給她舔腳的沖動。

  “卡姆昂背背!來次夠!今天晚上,就讓我們一起瘋狂!”

  陸天龍和蘇凌月并肩站在圓臺上,他湊到蘇凌月耳旁,右手攬著她的小蠻腰,柔聲道。

  蘇凌月已經喝迷糊了,沒注意到兩人現在的姿勢,要多曖昧有曖昧。

  音樂響起,她就感覺這么長時間壓在心里的一些東西猛然噴發。

  她瘋狂的扭動著身體,修長的美腿在舞動,她的每一個動作,都能引起下面無數人為之瘋狂的吶喊。

  “哥們,上啊!”底下一個賊眉鼠眼的家伙扯著嗓子對陸天龍喊。

  “猥瑣!不過我喜歡!”

  陸天龍哈哈一笑,右手緊跟著從蘇凌月的腰部向下轉移……

  不等陸天龍進一步感受的時候,已經徹底瘋狂的蘇凌月猛然轉身,突然伸手攬住了他的脖子,火熱的身子靠上來,竟然跟他跳起了貼身辣舞。

  感覺她緊緊貼在自己身上,陸天龍就感覺一股邪火在體內升騰,放在她身上的大手也忍不住開始動作起來。

  “嗷!”

  無數牲口撕扯著嗓子吶喊著,恨不得直接將屋頂掀開,SO酒吧的氣氛達到了開業以來的最頂點!

  正在上面跳的歡,陸天龍兜里電話突然響起,他掏出看了一眼號碼,臉上笑容消失,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精芒。

  是人妖打來的。

  “老板,我們走吧!”

  陸天龍攙扶著蘇凌月從圓臺上跳下來。

  “不走,我還要喝酒!今天不醉不歸!誰走誰是烏龜小王八?!?br />
  蘇凌月使勁兒推開陸天龍,掙扎著,搖搖晃晃朝著二樓走去。

  陸天龍沒辦法,只能把她又送到了二樓的包廂里。

  電話還在繼續響,似乎陸天龍不接,就會一直打下去。

  陸天龍想了下,開口道:“那你坐在這里等著我,我出去接個電話,馬上就回來!”

  “趕緊去,回來繼續喝酒!”蘇凌月醉眼朦朧,含糊不清的嘟囔道。

  陸天龍點點頭,隨后快步下了二樓,走出酒吧接通了電話。

  “老大,我想死你了!么么么,讓弟弟我好好親親!”電話剛接通,里面就傳來一陣妖異的男音。

  “滾!沒事兒老子掛了!”陸天龍冷聲罵道,眼中卻閃過一絲溫暖笑意,久違的聲音啊。

  “老大別掛別掛別掛!我說正事,晴姐請了幾天假,好像回國去找你了!”

  “什么?晴兒回來了?”陸天龍眼睛瞇起。

  可隨即,他的表情平靜下來,淡淡道:“我知道了?!?br />
  “老大,難道你和晴姐真的沒有可能了嗎?事情或許不是你想的那樣,里面也許有誤會呢!”

  “這件事不要再提了!”陸天龍挑眉,道,“你們現在情況怎么樣?”

  “還能怎么樣,滿世界狩獵唄。剛來到鳥不拉屎的非洲!老大幸虧你沒來,你是不知道,這里姑娘那個黑啊,晚上關燈上床,根本看不著人,跟她們睡一覺,就跟自己沒什么兩樣!你要不信,我打包給你郵個回去!”

  “郵你妹,自己注意安全,沒事兒我掛了?!甭窖糶β畹?。

  “哦?!鋇緇澳峭煩聊稅胩?,最后終于又有了聲音,“老大,戰龍的兄弟姐妹們,都很想你?!?br />
  掛掉電話,陸天龍站在原地沉默了幾分鐘。

  戰龍!華夏頂尖特種組織,沒有之一。

  就算是在全世界范圍,只要是在這個圈子里面,只要提到戰龍,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他們成員不多,最多不過十個,可每一個都是通天本領,組合起來更是讓人聞風喪膽。

  擁有強悍私人武裝的大毒梟,視財如命驍勇善戰的雇傭兵,殘暴無德戰斗力超強的恐怖分子,只要上了戰龍的黑名單,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陸天龍,戰龍大隊長,當之無愧的龍首,人送外號死神。

  出道近十年,帶領戰龍參加過大大小小數十次戰斗,無一敗績,震撼古今。

  過往和兄弟們并肩戰斗的場景仍然歷歷在目,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就在腦海中浮現。

  陸天龍情不自禁的握了握拳頭,隨后長長出了一口氣,表情輕松下來。

  現在,這些已經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現在的他,只想做一個快樂的小司機,吃飽穿暖泡妹子。

  二樓一個比較隱蔽的隔間內。

  張楚看著圓臺上摟抱在一起的蘇凌月和陸天龍,怒不可赦。

  “陳叔,馬上給我叫人,我要砍死這對狗男女,砍死他們!”

  “少爺稍安勿躁,我已經派人去調查這個陸天龍,等調查清楚,會做安排的,一定會給你出這口惡氣?!閉懦員?,一個干瘦老者垂手而立,陰森森道。

  “那好!這小子能打,得多找點兒人!還有蘇凌月這個賤人,在我面前裝的一本正經,原來也是個爛貨!”張楚咬牙切齒道。

  “少爺,那男的好像走了,只剩下蘇凌月自己在那喝酒!”旁邊一個小弟突然道。

  張楚看了下,果然看到陸天龍出了酒吧,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狠毒。

  “媽的,這小妞兒不是喜歡玩兒嗎,今天我就要讓她玩兒個夠!讓她在酒吧這么多人面前出手!把那個死胖子叫過來!”

  說著,他獰笑著,從兜里掏出一個紙包,將里面的白色粉末倒入面前一瓶剛開封的紅酒中。

  很快,胖子酒吧大廳經理彎腰躬身來到張楚面前,一臉獻媚。

  “張少,有什么吩咐?”

  “剛才那妞兒跳的不錯,你把這瓶酒送她送過去,就說是酒吧送的?!?br />
  胖子經理忙不迭點頭,道:“張少真是大方,好幾萬的酒說送就送,而且做好事兒還不留名,簡直是當代活雷鋒!”

  “雷鋒你麻痹,我說過,這瓶酒是你們酒吧送的,你沒聽明白?”張楚冷笑道。

  胖子經理覺得有些不對勁,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復數字22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可他深知張楚的底細,哪敢多問,使勁兒點頭,道:“明白明白,這瓶酒是酒吧送的,跟張少一點兒關系都沒有!”掛掉電話的陸天龍重新回到酒吧。

  “喝,喝,誰不喝誰是小狗!”

  蘇凌月臉頰通紅,對著陸天龍搖搖晃晃舉起杯子。

  陸天龍看她神色有些不對勁,拿起面前的酒瓶,放在鼻子下嗅了一下,臉上頓時閃過一絲怒色。

  “這瓶酒是哪來的?”

  “奧,你說這瓶?剛才那個胖子拿過來的,說是酒吧送的?!彼樟柙旅悅院?。

  胖子經理?

  陸天龍站起身,在酒吧里快速掃了一眼,并沒看到那個胖子,卻意外在大廳對面包廂,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是張楚,正一臉冷笑看著陸天龍,甚至還挑釁似得對著陸天龍舉了舉酒杯。

  “肯定是這個混蛋,趁著自己離開這一會兒,又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在酒里下了藥!”陸天龍心里涌起殺機。

  “熱,好熱!”

  趴在桌子上的蘇凌月突然站起身,一邊迷迷糊糊大聲嘟囔著,一邊伸手去扯身上的衣服。

  她臉色紅的嚇人,甚至連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都變的通紅起來。

  陸天龍臉色冰冷,如果判斷沒錯,張楚這個畜生,給蘇凌月下的應該是一種叫做的紅蜘蛛的藥,藥性猛烈,吃了的人會完全陷入癲狂,直至藥性褪去。

  陸天龍在心里快速盤算。

  現在去找張楚,也沒什么用,酒不是他拿來的,這家伙肯定不承認,要是稍一耽擱,蘇凌月就要在這酒吧里當眾出丑,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帶蘇凌月離開這里。

  想到這,陸天龍當機立斷,直接扛起蘇凌月,朝著酒吧外面走去?! 叭?,我熱,放我下來,我要喝酒!” 蘇凌月已經毫無意識,只是屏幕的掙扎著?! 案嫠呶夷闋≡諛?,我先送你回家。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八號追書閣] 回復數字22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陸天龍在蘇凌月的身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這妞兒才稍微清醒一些,斷斷續續說出了地址,馬上又恢復癲狂狀態?! 懊話旆?,只能先送她回去,看能不能幫她把體內藥物逼出來?!?br />
  陸天龍一咬牙,扛著不斷扭動身子的蘇凌月,直接沖上路邊的卡宴疾馳而去。

  不過他沒注意到,就在距離不遠的黑暗角落,一雙黯然美目,始終都在盯著他們。

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www.lmcde.com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百度 | 永久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