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影音先鋒能用的網址你懂的2018-求影音先鋒2018能看的網址-影音先鋒2018av網址你懂的-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丹青

天氣已經漸漸轉涼,烏云密布天空,一絲涼風襲來,吹的人一哆嗦。

  我緊了緊衣領,感覺不在那么難受了。

  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古鎮,突然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但是我卻再也回不到過去,回不到那個單純充滿幻想的小女生了。

  又一陣涼風吹來,帶著濕潤的泥土氣息,雖然已經抓緊衣領,涼風還是無情的灌進衣內,赤裸的胸部被涼風一吹感到絲絲麻意,兩顆乳頭不自覺的挺立起來,同樣真空的下體也感到濕濕黏意。

  該死的,我恨這樣的自己,那個只想著談場戀愛、畢業后結婚生子、平淡而又溫馨生活的自己哪里去了?仰頭望著古鎮前的丹青樹,它還是一如既往的繁茂,如鵝掌般的葉子已變作墨綠色,隨著涼風輕輕搖擺,發出「嘩嘩」的聲響,不同的是那嫩綠色的新枝上又長出了新的花苞。

  記得上次見這顆丹青樹開花還是我九歲那年,只是那時開的花朵是淺藍色的,父親說過這顆丹青樹在村落形成時就已經存在,那時附近每個村鎮中都有一顆丹青樹,每年的四月九日村民們都會圍繞著丹青樹展開一場盛大的祭祀。

  巫師們都帶著紅色面具,有嫵媚妖嬈的女性角色,也有怒目獠牙的男性角色,隨著鼓樂響起,巫師們邊跳邊唱。

  女巫們唱腔婉轉,舞步輕盈,柔美細膩;男巫們唱腔質樸,舞步驕健,粗獷豪放。

  一是充滿陰柔之美,一是充滿陽剛之氣。

  這場祭祀活動一直持續到午夜時分,燃起的篝火照亮了半個天空。

  到達高潮時所有人都跪倒在丹青樹下,向它祈求禱告,丹青樹則會將人們的祈禱傳達給祖先,這時滿樹的花蕾都會綻放,開出紅艷艷的花朵,儀式中的人們無不心迷神往,此時仿佛天地人合為一體……「啪嗒」一滴雨水落在臉上,我仰頭看天,云層好像更低更黑了。

  隨著歲月的流逝,丹青樹已經不再輕易開花,就算長出花蕾,也會慢慢掉落,有時偶爾開花也不再是以前的火紅色,而變成了或藍或綠的顏色,附近幾個村鎮的丹青樹不知什么原因都相繼枯萎了,現在只留下了這一棵丹青樹看著云卷云舒,如遲暮的老人一般孤寂的生長著,人們也像忘卻祭祀一樣,早已忘卻了這棵丹青樹……「啪嗒~啪嗒~」更多的雨滴隨著涼風落了下來,一場暴雨眼看就要來臨。

  小時候也問過母親,為什么給我起名叫丹青,母親則說在我出生時這顆丹青樹開花了,不過卻是綠色的,遠遠看去和樹葉混為一體,很難分清,但是父親很高興,說這是吉兆,于是就給我取名叫做丹青。

  「啪嗒~~啪嗒~~」一陣涼風吹來,雨水隨之從天際掉落下來。

  下吧,下的更猛烈些吧,讓雨水沖刷我這具骯臟的軀體吧,連帶著我的心靈也一起沖刷,只要能讓我回到過去。

  我望向丹青樹,在風雨中丹青樹像位老人一樣慈祥的看著我,丹青樹啊,是你看著我長大的,你能告訴我該怎么辦嗎,我心里默默的向丹青樹訴說。

  「嘩嘩~」只有樹葉搖擺的聲音。

  丹青樹,連你也瞧不起我嗎。

  「嘩嘩~」

  丹青樹,求你幫幫我吧……

  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我的眼睛漸漸的模糊了。

  「丹青~明天就要去軍訓了,要半個月見不到你了,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哦?!姑巖槐甙鏤藝磣判欣鉅槐咚檔?。

  「嗯,放心吧,老公,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我懶洋洋地趴在被窩里,看著心愛的人給自己收拾東西,感覺好幸福。

  昨晚和銘佳聊到了半夜,聊到情濃時又親熱了一番,用銘佳的話是臨別炮。

  不過我還是覺得他每次都說打炮好粗俗,抗議了幾次都無效后就隨他說了。

  馬上就要軍訓了,只可惜銘佳已經大二,不能陪我一起去了,心里還有點小難過。

  「丹青,東西都收拾好了,你看看還少東西嗎?」銘佳笑嘻嘻的來到床邊一下子掀起了被子,一只手攥著我的乳房,一只手揉捏著我的屁股,時不時還伸出手指捅一捅我的小穴,搞得我癢癢的。

  「啊~~老公,不玩了,都幾點了,今天還想出去逛街呢?!刮易魘埔氖?,可是他知道我不會下狠手,還是我行我素,大手更加的放肆起來。

  抓乳房的手伸出手指輕輕地捏弄著我的乳頭,左半圈、右半圈、又提又拉,下面的手更是伸出手指捅進了我的小穴,進進出出,還不時的用大拇指揉搓著我的陰核。

  被銘佳這樣一陣愛撫,我渾身軟綿綿的,被戲弄處更是像有電流般酥酥麻麻的,下體已經傳出「吧唧~吧唧」的水聲,最讓人羞憤的是銘佳全程都笑瞇瞇的看著我的反應。

  「不來了,不來了,你欺負人?!?

  我一只手捂住眼睛,一只手抓住銘佳的手往外拔,可是我哪里是他的對手。

  「小可愛,又害羞了,你身上哪里我沒看過?!姑鴉敵Φ廝底?,將我翻了個身,趴到了我的身上。

  掐著乳頭的手指更是向上一提,將乳頭拉的長長的,整個乳房都跟著被提了起來,我的心仿佛也被抓住提了起來。

  「啊~~壞老公,啊~真的不來了?!?

  我抗議道,可是感覺到銘佳漸漸翹起的下體,我知道不可能了。

  「來,幫我擼擼,一會再來一炮?!?

  銘佳的大手抓住我的小手放到了他那根小兄弟上,我配合著抓緊,隨著老公的大手套弄起來,感覺手里的肉棒越來越硬,青筋凸起,我伸出手指摩擦著老公的龜頭,我知道老公最喜歡我這樣愛撫他的小兄弟了,果然不一會我的手里就濕濕黏黏的了。

  呵~臭銘佳,叫你欺負我,我也不讓你好過,想到開心處手就不自覺的攥緊了些。

  「??!老婆,你要謀殺親夫???」

  「哦~不好意思,老公,這樣可以嗎?」

  知道不好我趕緊松開一點攥緊老公命根的手,輕輕的愛撫起來。

  隨著我的套弄,銘佳的肉莖流出了更多的粘液,攥在手里感覺像是一根烤熟了的大肉蟲,還不時一跳一抖的。

  想到一會又要被他欺負了,還有點小激動呢。

  正在我翻小心思時,銘佳從我身上爬起,抓住了我的兩條腿,大大地分開,不等我阻止就低下頭去含住了我的花穴。

  「啊~~!老公~~不要~~」

  我伸出手想要推開他的頭,可是銘佳又舔又吸,我的力氣仿佛都被他吸走了,半分也使不出。

  「啊~~啊~~,老公~~」

  我嬌羞的喊著,聲音又小又媚,說是拒絕,可是嬌媚的聲音一發出,銘佳舔地更起勁了。

  吧唧~~吧唧,一連串的吸水聲從下體傳來。

  「啊啊~~啊~~」

  這時銘佳有力的大手掌從我的腿彎穿過,一把抓住了我的乳房,一下一下的揉搓起來。

  銘佳曾說過他最喜歡我的這對乳房,大的像皮球一樣,又軟又有彈性,看著就想干我。

  當聽他壞笑著這樣說時,我如一只發怒的小貓一般瞪著他,小拳頭如雨點般落到了他身上。

  可是我的內心還是有點小驕傲的,哼~喜歡就喜歡,干什么說出來。

  吧唧~~吧唧,銘佳越舔越深,舌頭更是深入到陰道中舔弄。

  「啊~~啊啊~~老公~~不要~~快出來~~」我感覺有千百只小螞蟻在下體亂竄,一股股電流順著下體傳遍了全身,只想讓銘佳再舔深一點,再用力一點。

  可是這樣說感覺好羞人,好像個蕩婦一般。

  「老公~~不要了,快出來,啊~~老公~~」銘佳這次終于把頭擡起,色迷迷的看著我,喘著粗氣說到「舒服嗎?丹青?

  」

  我如釋重負般喘了口氣,緊繃的身體松弛了下來,可是內心卻有一絲絲失落。

  「討厭啊,老公~那里臟?!?

  「嘿嘿,老公我不嫌臟,來~給我也舔舔?!?

  說著老公握著肉莖跪到我身邊,想要把那根還流著粘液的壞東西放到我的嘴里。

  「??!不要,拿開啊,臟?!?

  我條件反射般逃了開來,握緊了小拳頭躲到了床邊,如臨大敵一般。

  銘佳好幾次想要讓我舔他的下體,有一次甚至抓住我的手后強行將肉莖伸到了我緊閉的嘴唇上,最后在我流下委屈的眼淚后才收手,那次我有三天沒有和他說話。

  「好啦好啦,知道你怕臟,來小兔兔,咱們干點正經事?!姑衙揮性僨殼笪?,而是色迷迷的爬過來抓住我穿著白棉襪的小腳,又把我拉到他身邊。

  這時我仰躺在床上,小腳丫被銘佳攥在手中不停的撫弄,他還抓住我的小腳放在鼻子上又吸又舔的。

  每次做愛,銘佳都會讓我穿上白色的棉襪,他說這樣光溜溜的只穿著襪子看起來好興奮,干起炮來更起勁。

  而且他還喜歡聞我沒有洗過的腳,尤其是夏天運動過后,人家要洗腳上床,可是他卻抱著我到床上后,貪婪的聞著我穿白色棉襪的腳丫,他說有一股少女的體香。

  我知道根本沒有什么體香,只是這只大色狼的變態愛好,每當這時我也只好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了。

  現在我的小腳丫被銘佳弄得癢癢的,我忍不住笑出了聲。

  「呵呵~~不來了,不來了,大變態?!?

  銘佳則做出一副神往的表情,「香,真香,老婆的小腳丫最香了?!刮椅弈蔚陌琢慫謊邸復蟊涮?!」「嘿嘿~大變態老公要向小綿羊開炮咯?!顧底琶巖幌倫悠锏轎業納砩?,一手繞到我的腦后,擡起我的頭和我親吻起來,一手扶著肉莖在我的小穴上摩擦,沒一會就插了進來。

  「嗯~~」

  我悶哼了一聲,感覺下體被肉莖漲得滿滿的,說不出的舒服,我兩手不自覺的抱緊了銘佳。

  慢慢地抽插幾下后,銘佳加快了速度,像個電動馬達一樣快速的抽插起來,從下體處傳來了「啪啪~」聲。

  聽著「啪啪~」的撞擊聲,感覺著銘佳火熱肉莖不斷摩擦著肉穴,我的欲火越燒越旺。

  每次抽出都像是抽走了我的靈魂,讓我有一種靈魂出鞘的眩暈感,而每次插入則像是重重地撞擊著我的心靈,讓我有一種從懸崖跳下的刺激。

  「啊~~啊啊~~啊~~」

  隨著銘佳的插弄,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著,兩只手緊緊的抓著銘佳的后背,生怕他從我的身體中滑出。

  再深一點、再大力一點,我的內心不斷的吶喊著。

  不斷地抽插,不斷地加速,銘佳像是不知疲倦的火車,高速向前。

  「哦~~~」

  銘佳大力地挺送了幾下后,將肉莖狠狠地插入了我的小穴深處,一抖一抖的顫動著,只感覺他的肉莖像充氣似的又脹大一圈,將我的花穴塞得滿滿的。

  我知道銘佳現在已經射精了,感覺心愛的人在自己體內爆發有一種水乳交融的幸福感。

  兩個人就這樣抱著,誰也不愿意分開,感受著彼此的呼吸。

  漸漸的感覺花穴中的肉莖變小了,仿佛一股液體順著花徑流出。

  「舒服嗎?丹青?!?

  銘佳慵懶地問到。

  「嗯」

  我輕輕地回答。

  雖然不知道他說的舒服指的是什么,但能夠讓心愛的人開心我就很幸福了。

  「團結就是力量,預備~~唱!」來到軍訓基地已經三天了,這三天來每天都是隊列訓練、站軍姿、內務整理……幾天下來早就把初來的新鮮感磨沒了,今天倒還輕松點,為了能在匯報演出的晚會上有所出彩,現在每個連隊都將訓練時間縮短了一些,唱起了紅色歌曲。

  現在吳連長正帶領著我們女兵連唱歌,聽著一群嬌慣的小花鶯鶯燕燕地唱歌,吳連長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都大聲點!沒吃飯嗎?」

  吳連長大聲的喊道。

  「……向著法西斯蒂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被吳連長吼過后,唱歌聲陡然加大了一點,可是沒過多久又變得軟綿綿的了。

  「邵丹青,你來唱一首《五星紅旗》?!?

  吳連長點名點到我的頭上,他知道我是班級里的文藝委員,所有每次唱歌間歇,總是在讓我唱一首歌來帶動大家唱。

  倒霉,我心里想,這兩天練隊列喊口號喊得我的嗓子都快啞了,還要再加唱歌曲,命苦啊。

  被點了名也只有咬著牙唱了。

  「那是從旭日上釆下的紅,沒有人不愛你的色彩……」不知為什么,唱著歌時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可是視線范圍內又找不到人影,真是奇怪。

  「五星紅旗我為你自豪,為你歡呼我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

  一曲歌畢,響起了稀稀落落的掌聲。

  「好,現在開始隊列訓練。起立!」

  吳連長又大吼起來。

  啊~我還沒休息呢,真是命苦啊。

  「丹青,今晚你來站崗哦,晚上十二點我會接替你的?!菇崾艘惶斕難盜?,在飯桌上班長小雯安排了今晚的值夜任務。

  「好的,你放心吧?!?

  一個訓練營,哪里來的壞人,還要走形式搞個站崗任務,我心里抱怨著,有這時間還不如好好睡個覺呢。

  「丹青,記住啊,今晚的口令是‘紅旗’,回令是‘飄揚’,不要忘記哦。

  」

  「哦哦,知道了,保證完成任務?!?

  我小雞啄米般點頭回答。

  ……

  阿嚏~我揉了揉鼻子,還真是涼啊,現在已經九點半了,熄燈號已經吹過了有半個小時,軍營里靜悄悄的。

  周圍只有幾只蟋蟀在夜鳴,擡頭望著干凈的星空,感覺自己真的好渺小,在浩瀚的宇宙中只有這顆藍色的小星球有著潮起潮落、人來人往,逃出這顆星球我們將去向何方,寂靜的宇宙中不知道還有沒有容身之地。

  還記得兒時夏季夜晚,父親母親帶著我在丹青樹下看星空,墨藍墨藍的天空籠罩著大地,無數的星星像是一顆顆鉆石綴在巨大的畫布上,一只只螢火蟲閃爍著熒光,如綠寶石般飛舞在夜色中。

  他們指給我看仙女座、半人馬座、大熊座……講給我聽那些神秘的傳說,丹青樹像一位老者一般靜靜的聆聽著我們的對話,不時傳來‘嘩嘩’的樹葉搖擺聲,像是在回應著我們的對話。

  父親告訴我,如果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就向丹青樹說,他會聽懂的,丹青樹會一直保佑善良質樸的村民的。

  正在我沈浸在回憶中時,聽見腳步聲傳來,只見一個人影從樓內急匆匆的走了出來。

  走近了我才看出原來是另一個學院的女生,好像叫齊美璐,同學們都喜歡叫她阿美,是個地道的大美女,這么晚了她要去哪?我有些好奇,哦~不對,我在站崗,應該問口令的。

  「站住,口令?!?

  「啊~~口令,什么口令?」

  阿美一臉迷糊地看著我。

  這時我才發現阿美只穿了一件睡衣就出來了,隱約看出好像沒有穿內衣,胸部鼓鼓的,奶頭若隱若現,睡衣下擺只到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溜溜的,小腳丫上只穿了一雙人字拖。

  這也太夸張了吧,就算這棟樓里只有女生也不要穿的這么暴露啊。

  我的大腦跳空了那么幾秒,回過神來發現阿美還睜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我,我才反應過來應該繼續問口令。

  「就是今晚進出軍營的口令,你們班長沒有告訴你嗎?」我又進一步提醒。

  「哦,想起來了,是‘紅旗’?!?

  阿美撓著腦袋回答。

  「我可以過去了嗎?」

  「嗯,過去吧?!?

  阿美剛走出不遠,我才想起她還沒問我回令呢。

  「等一下,你還沒問我回令呢?!?

  我焦急的追上去說。

  「???哦哦哦,對的,還有回令。那我現在問了,回令?!埂鈣??!拐獯撾頤橇礁齠妓閃艘豢諂?。

  「你這么晚了要去哪?」

  我好奇的問。

  「嗯~~我要去醫務室,肚子有點痛,去拿點藥。我先走了啊」說著阿美就匆匆的走了,隱約可以看見她的小屁股走光了。

  哎,真是的,大晚上的,說什么好啊。

  不過她肚子痛還走到那么快,我越想越不對,那個方向不是醫務室的方向啊,這個阿美,竟然騙我。

  ……

  本來想等阿美回來戳穿她的謊言,看他是不是去會情郎了,可是這都十點半了,阿美怎么還不回來,不會出什么事吧。

  算了,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順著著阿美離去的方向尋找著,當走到倉庫區時發現那里的一間房子還亮著燈,阿美會不會在里面呢?我好奇地向那里走去,越走越近,隱約聽到一些呻吟聲,越近聲音約清晰,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發燒,這種聲音明顯是愛愛時發出的。

  這個阿美,騙我說肚子疼,竟然跑到這里來干羞人的事,真是小色女。

  我站定了,聽著隱約的呻吟聲,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過去,理智告訴我不要過去,這樣偷窺是不好的,可是心臟卻砰砰跳得厲害,感覺有雙無形的手在拽著我向前走,終于我忍不住走向了那扇門。

  門口處的聲音更加清晰,那一聲聲婉轉惆悵的呻吟聲叫的我的心臟加速跳動起來,感覺整個臉像燒著了般滾燙,兩腿不自覺的扭動著,明顯感覺到有液體流了出來。

  天啊,這是只有在銘佳對我壞壞時才有的感覺,我這是怎么了,好羞人啊,要是讓人知道可怎么辦啊。

  可不知為什么,我就是不想離去。

  最終我鼓足勇氣,蹲在地上輕輕的推開了個門縫。

  室內的景象簡直叫我大吃一驚,我捂著嘴差點就叫了出來,整個心臟都跳到嗓子眼了,腳下一軟就坐在了地上。

  只見室內燈光明亮,周圍貨架上擺滿了一排排的綠色木箱,一面面旗幟碼放角落,綠色的苫布蓋著一堆堆器械,這一切還算正常。

  而在靠近門口不遠處的一排木箱上鋪著幾塊厚厚的墊子,墊子上面的場面是我做夢也不會想到的。

  幾個精壯的男人光著身子,手中套弄著丑陋的肉莖,圍在墊子周圍,墊子中間一個女生赤身裸體的被幾個男人夾在中間。

  此時那個女生正躺在一個男人的身上,讓我不敢相信的是男人的那根肉莖竟然插進了女生的屁眼。

  而女生的雪白的雙腿則被上面的男人抓住大大地分開著,另一根肉莖正在女生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天??!這怎么可能。

  我完全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愛愛方式,整個腦子一片空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

  女生的叫聲和肉體撞擊聲不斷的傳出來,暫時把我帶回了現實。

  這時,一個男人抓著女生的頭發將她的頭擡起,一下子將肉莖插進了她的嘴里,女生發出了「唔唔~」的聲音。

  這一下我看清了,那就是阿美無疑了。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完全懵住了。

  我的腦袋怎么也想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喘著粗氣,突然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完全沒有聲音的世界,一切都變慢了,室內的畫面像是無聲的慢動作電影。

  兩個男人聳動著沾滿粘液的肉莖一下又一下地在阿美的陰道和屁眼插入又拔出,兩對小錘子般的睪丸不斷拍打著阿美的豐滿的臀肉。

  阿美雨后花朵般的陰唇被肉莖帶出又推進,像是和兩根肉莖結合到了一起,一股一股透明液體從結合處往外溢,在燈光下晶瑩透亮。

  男人們猙獰地笑著,嘴巴一張一合的說著什么,阿美表情既痛苦又嫵媚,嘴巴里的肉莖深深地插入、緩緩地拔出,阿美的嘴角流出了一道粘液,搖搖擺擺地掛在下巴上。

  又有兩個精壯的男人走上前去,一人抓住一個大乳球開始變著花樣地揉搓起來,還不時將流著粘液的龜頭在阿美的乳頭上蹭來蹭去。

  周圍的裸身男人說著笑著,有的抽著煙,有的擼著肉莖,都興奮地看著墊子上的幾個人表演。

  正在肏弄阿美的兩個人加快了速度,兩根肉莖已經變成虛影在阿美淫靡的下體進進出出,最后兩根肉莖死死地插入阿美的體內,兩對耷拉的睪丸一上一下地收縮著。

  當兩根肉莖拔出時,兩股白色的粘液從阿美濕濘的陰道和張開的屁眼里流了出來。

  兩個渾身汗液的男人從阿美身上下來,又有兩個健壯的男人挺著大肉莖將渾身被液體染的油亮的阿美夾在了中間,兩根肉莖迅速地插進了阿美的屁眼和陰道,又開始了新一輪抽插。

  插入阿美嘴里的大肉莖猛地拔出,男人大力套弄著黑亮的肉莖,一股股精液從大龜頭中噴射到阿美的臉上、頭發上,白色粘稠的精液順著阿美漂亮的臉蛋緩緩流下,阿美皺著眉頭,伸出纖細的手指將一道道精液刮下,含入嘴中吸吮著。

  不等阿美清理干凈,又有兩根大肉莖爭先恐后地伸到阿美流著精液的嘴邊,阿美一手攥著一根大肉莖,伸出滑膩的小舌頭貪婪地吸吮舔弄著。

  沒一會阿美身上的兩個男人抖動著大大的睪丸將精液射入阿美體內,肉莖拔出時,更多的粘稠液體從阿美的肉穴中流出。

  此時另外兩個站住旁邊的男人挺著的大肉莖圍住了阿美,一個男人躺下,另一個男人擡著阿美的白皙纖細的小腿將阿美下體擡起,身下的男人調整了一下肉莖,對準了阿美的陰道,擡著阿美腿的男人將阿美放下,整根勃起的肉莖就沒入了阿美的陰道。

  此時阿美身上的男人也握著粗大的肉莖跨在她身上,調整了一下位置后,慢慢地將粗大的肉莖插入了阿美的陰道,這樣阿美那粉嫩的小穴中就插入了兩根粗大的肉莖。

  兩個男人調整了一下節奏后就同進同出的抽插起來。

  阿美在兩根陰莖共同抽插陰道的刺激下,白皙的身體不斷的抖動,隨著兩個男人的肏弄,阿美下體噴出了大量液體,就像憋了好久終于尿出一樣。

  飛濺的水珠如珍珠般飛灑在周圍人的身上。

  男人們笑著、喊著,就像丹青樹下帶著紅色面具的男巫,表情猙獰又興奮。

  整整持續了半分鐘,肏弄阿美的男人們一刻沒有停止,直到阿美花蕊般的肉穴再也噴不出液體,男人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

  「唔唔……」

  正在我無知無覺的時候,突然有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這一驚讓我重新回到了現實,嚇得脫口而出的尖叫聲變作了「唔唔」聲。

  這一下驚出了我一身冷汗,也讓我徹底清醒了,我兩手抓住男人的手,睜著恐懼的大眼睛想要回頭看,可是那只手是那么有力,我一點也轉動不了。

  「別出聲,否則讓他們也來肏你!」

  一個有些低沈的男人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聽了身后男人的話,我不敢再掙紮了,心里后悔死了,為什么要跑到這里來,這下完了,我該怎么辦……他是誰?他要對我怎么樣?正在我胡思亂想時,突然感覺到有一只手伸到了我的下體。

  這下我才發現,不知什么時候我的下面已經濕透了,被那只手一摸感覺陰涼陰涼的。

  「唔唔……」

  忘記了男人的警告,我又開始掙紮起來,兩只手使勁地想要撥開男人的手。

  可是被男人的手死死的控制了,我怎么努力都沒有掙脫開,而且男人的那只手隔著褲子順著我的陰唇上下摩擦起來,更讓我羞憤的是體內又有一股水流順著陰道流了出來。

  「唔唔……」

  太羞人了,偷窺被人抓個正著,濕透的下體被人發現,還要被陌生男子猥褻。

  不要啊~不要再弄了,我心里不斷的吶喊著,快停下來??!可是嘴巴被男子的手捂著,只能發出悶哼聲。

  在男子不斷地刺激下,我掙紮的力氣越來越小,身體越來越軟,那只大手還在一下一下地順著我的陰唇搓弄,我努力控制著,可是下體的水還是越流越多,身體也變得火熱起來,慢慢地我全身都軟軟的靠在身后男人的懷里,可以感覺到男人的胸膛在跳動,耳朵被男人粗重的喘氣弄得癢癢的,感覺半邊身子都麻了。

  不要啊,快停下來~~我祈禱著,再這樣下去真的快不行了。

  我忘記了掙紮,只想著要努力控制身體,使下體不再流出可恥的液體,可是男人的手指就像有著魔力一般,每一下刺激都會有更多的粘液流出,每一次刺激都讓我不自覺的抖動。

  停下啊,我受不了了。

  兩道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流下來,我絕望的祈禱著。

  「嗯……!」

  男人捂著我嘴巴的手突然松開,伸到我的衣服里隔著內衣揉著我引以為傲的乳房,這一下我身子徹底麻了,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連動根手指都不受控制了。

  雖然嘴巴已經自由,可是我想叫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發出來的只是憋在嗓子里的呻吟。

  那只揉著乳房的大手不斷的揉捏著,仿佛卡住了我的氣管般使我越來越憋氣。

  揉了一會男人突然將我的乳罩推了上去,我的兩只乳房像皮球一樣跳了出來,沒有了束縛,悶在我胸口的一口氣終于出來了。

  可是還沒等我緩過勁,男人的大手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乳房,一只手沒法全部抓下,乳肉從男人的指縫中擠了出來。

  男人興奮地揉捏著,揉了一只又換另一只乳房揉捏,手指掐著我的乳頭轉來轉去,又提又拉,我的心臟仿佛被抓住了一般,快速地跳動著,喘氣聲越來越重。

  隨著男人不斷的刺激,我的下體像決了堤似的水流不斷,甚至聽到了「吧唧吧唧~」的聲音。

  不要!不要……快停下來??!終于,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在男人又一次掐住我的奶頭時,我的身體顫抖起來,一股股水流如尿尿般流了出來,我仿佛飛到了云間,整個身體輕飄飄的,頭重腳輕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像是暴風雨中的小船被大浪帶著拋向云霄又失重般跌落到水面,反反復復。

  「滴答~滴答」的水流聲不斷從下體傳來。

  狂風暴雨終于結束了……仿佛過了許久,我好像回到了家鄉的丹青樹下仰望著燦爛的星空,那里有我如夢般的回憶;又好像只是一瞬間,我喘著粗氣癱軟在男人懷中,天空依舊是清冷的。

  我這是在哪里?我到底怎么了?過了好久,我才想起剛剛發生了什么。

  完了!我該怎么辦?我的腦子里亂成了一團麻。

  身體還在輕輕顫抖著,剛剛的經歷是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自己到了極樂世界,我想天堂也不過如此。

  可是為什么會在這么羞恥的情況下出現這樣的感覺……「舒服嗎?」男人的聲音傳來。

  「你是誰?」

  我終于可以說話了,可是說出來的聲音完全不像是自己的,沙啞中透著一股慵懶,聲音小到只有自己能聽到。

  男人仿佛聽到了,將我轉過身抱在懷里。

  我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衫、面容清秀的男子,他的眼睛大而有神,眉毛粗重如劍鋒一般,鼻子挺拔峭立,留著一頭濃密的三七分長發,看著還不算討厭,啊……我在想什么?是他剛剛侮辱了你,讓你那么不堪……「再來一次要不要?這次可不能你一個人爽了?!故裁??他說得什么意思?我還沒反應過來,他便開始伸手脫我的褲子。

  「不要……不要……」

  我伸手攔住他的怪手,可是手上根本使不上力氣。

  沒幾下他就將我的褲子脫到腿彎處,然后又開始脫我的內褲。

  「求你……不要……嗚嗚……」

  我哭著求他,可是手上還是用不上力氣。

  「都這么濕了,不難受嗎?」

  沒有理會我的哀求,他將我那已經濕透的內褲也脫了下來,使勁一攥,竟攥出了一股水來。

  這時我才注意到地上已經濕了一大片,盯著地上的那灘水跡,難以想象這是我剛剛流出來的。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不想承認這是我造成的。

  可是他壞笑著看著我,我被他看得羞愧難當,整個臉都紅透了。

  那只怪手這次又伸到了我的胯下,沒有了阻礙,他摸的更起勁了,手掌整個蓋住我的陰部,伸出中指順著我濕粘的陰唇上下刮著,手掌按著我的小陰蒂揉搓著,淩亂的陰毛黏在了他的手上。

  我想要夾緊雙腿,可是雙腿仿佛不聽我的指揮了,甚至還慢慢地張開了一些。

  男子弄了沒幾下,我的下體就傳來了「咕嘰咕嘰……」的聲音。

  我被他弄得又漸漸喘了粗氣。

  雖然想要掙脫男子的玩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好像又有一點期待,期待他能再次讓我達到剛才的境界,那個極樂世界。

  不……我這是怎么了,剛才已經不對了,這次不能再讓他得逞,那樣以后我怎么去見銘佳。

  「求你了……嗯……不要再弄了,啊啊……放我走吧……嗯……我不想這樣……求……你了?!掛瘓浠按糯制盜稅胩觳潘低?,說話的聲音慵懶中夾著點嫵媚,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這是在拒絕他。

  「別怕,我不會吃了你的,我會帶你飛上云端的,你看阿美多享受!」這時我才想起,屋子里還有一群人。

  順著門縫看進去,屋里的場面更加淫亂了,阿美現在已經被人抱著站在墊子上了,前后兩個男人正挺著粗大的肉莖肏弄著。

  阿美閉著眼摟著前面男人的脖子,小嘴正在和男人舌吻,兩個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一會伸進男人的嘴里,一會伸進阿美的嘴里。

  她那白皙的雙腿緊緊地纏在那個男人的腰上,豐滿的乳肉從兩個人的胸前被擠出。

  一頭微卷的長發垂到了盈盈一握的白嫩小腰上,上面粘著一縷一縷的精液。

  男人粗大的肉棒在阿美的陰道中進進出出,一滴滴水滴隨著抽插被帶出。

  插著阿美屁眼的男生抱著阿美的大腿,大肉莖一頂一頂的,看著讓人心驚。

  這樣小小的身體怎么禁得住這樣折騰。

  「啊~~唔唔……啊……」

  阿美的呻吟聲隨著男人抽插的節奏回蕩在倉庫中。

  「啪啪啪……」

  「噗滋噗滋……」

  三個人下體傳出的聲音更加淫靡不堪。

  ……

  「看到嗎?阿美很享受呢?!?

  男子把我扶起來讓我看著屋內的場景。

  手指依舊不停的挑逗著我的下體,另一只手開始玩弄起我的乳房,和阿美的乳房比,我的乳房也不相上下,銘佳每次愛愛都要玩弄人家的這對大乳房。

  但是被這個陌生男子玩弄著使我感到從來沒有過的刺激。

  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想要阻止男子的玩弄,再這樣下去我都不知道會發生什么,銘佳,你在哪里,快來救救我吧。

  這個時候越發的想念銘佳了,有他在才不會讓我受到這樣的玩弄。

  「看,你流了好多,我的手全被弄濕了?!?

  男子將那只沾滿了我下體粘液的手伸到了我面前,上面閃閃發亮,還有一絲絲騷氣。

  不……別再羞辱我了,我搖著頭,不想承認。

  可是那只手離開后,我的下體竟感到了一陣空虛。

  「嘿嘿,小色女?!?

  說著男子又將那只手伸到我的胯下。

  「唔……」

  我悶哼了一聲,一只手趕緊捂住了嘴巴,不知道是不想被屋子里的人聽到,還是不想被身后的男子聽到。

  這時突然有一根肉莖從我的胯下伸了過來。

  啊……他什么時候脫了褲子,不要,我不能再這樣了,發現危險的我剛要掙紮,可是還沒等我有所動作,男子的聲音又出現在我耳邊。

  「別亂動,再亂動就要你像阿美一樣被干?!?

  一句話我就不敢動了,想著被幾根大肉棒夾在中間玩弄,就不寒而栗,這樣不被玩壞才怪呢,可阿美這個怪胎怎么受得了。

  這時身后男子兩只手都抓住了我的乳房,拇指挑逗著我的乳頭,大手將我的乳房揉來揉去。

  男子下體的肉莖也慢慢前后聳動摩擦著我濕濘的陰唇。

  此時我才感覺到男子肉莖不同尋常,它是那么巨大,即使男子從身后插入,仍有半截肉莖能伸到我的前面,我低頭便能看見一個如雞蛋般大小的紫紅色龜頭伸出來又縮回去,每次伸縮都摩擦著我的陰唇,一陣陣電流順著下體傳遍全身,一滴滴淫水又順著我的陰道流了出來。

  「把腿叉開?!?

  男子命令到。

  男子的話仿佛有魔力般,我的雙腿不自覺的打開,直到被脫下來的褲子絆住。

  我到底怎么了……我只是怕他讓那些人輪肏我,對啦,是他威脅我的,我是被迫的,我是被他強迫的。

  「把褲子脫了?!?

  男子又命令到。

  對不起,銘佳,我是被迫的。

  「快點!」

  我默默地擡起一條腿,將鞋子脫下,又將一條褲腿脫下,接著是內褲。

  這樣的姿勢使我下體夾緊了男子的巨大肉棒,又一股淫液流了出來,使我差一點站不住。

  男子用他的大肉棒使勁往上一舉,就將我的身體托住了。

  天啊,這是要多堅挺啊……我一時都在懷疑那是不是男子自己的肉棒。

  「再脫?!?

  我穩了穩心神,又擡起另一條腿,默默地將鞋子脫下,又將褲子脫下,接著是濕透的內褲。

  現在我的下體再也沒有半片遮羞布,只有腳上穿著的一雙白色棉襪,那是銘佳每次愛愛時都要讓我穿的白色棉襪。

  「上面也脫光?!?

  我叉著腿,背對著男子,濕濕的下體夾著男子巨大的肉棒,遲遲沒有動作。

  男子見我沒動,又聳動著他的肉棒摩擦起我的陰唇,我那兩片滑膩的陰唇像嘴唇一樣包裹著男子的肉棒,承受著巨大龜頭的摩擦。

  銘佳,對不起。

  我流著眼淚,慢慢的脫了上衣,又將乳罩脫下。

  這下我赤裸的肉體徹底暴露在男子的眼前。

  男子伸出兩只有力的大手抓住我胸前的大肉球,揉捏著,抖動著,將挺起的如櫻桃般的乳頭掐在手指中拉伸著。

  下體的肉棒也加快了速度,摩擦著我的陰唇,水流不斷的滴下。

  男子又吸吮起我的耳垂,親吻著我的脖子。

  我的體溫隨著男子的玩弄漸漸升高,心跳不斷加快,整個人處在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任由男子玩弄,再沒有半點反抗。

  「啊……」

  男子并不滿足反復在我陰唇上摩擦,終于在我流下更多液體的時候,將那巨大的如雞蛋般的龜頭插入了我的陰道。

  沒有想象中的疼痛,只是有一種飽脹感,甚至還有一絲絲說不出的舒服。

  「慢……慢點……你的……好大……」

  我羞愧地說出了讓我自己都大吃一驚的話。

  「嗯,放松,不會有事的?!?

  男子那低沈的聲音傳來。

  同時男子將我的頭扭過去,親吻起我的嘴,并伸出舌頭想要撬開我的嘴巴。

  開始時我緊閉著嘴,不想讓他這么得逞。

  但下面的那根巨大肉棒慢慢地抽插起來,龜頭剛要退出陰道又慢慢地滑入,不斷地抽插,不斷地摩擦,一下一下刺激著我的神經,隨著挑逗,我再也忍受不住。

  我緊閉著雙眼,任命般張開了嘴巴。

  男子的舌頭靈活的深入到我的嘴里,像是品嘗著人間美味般不斷舔弄著我的小舌頭。

  仿佛火上澆油,我身體更加火熱,下體傳來陣陣舒爽的感覺,屁股不自覺的一上一下開始主動吞吐起那根肉棒,想要那根巨棒再深入一點。

  男子仿佛明白了我的心意,每次抽插都更加深入一些,我的淫水不斷順著他的肉棒滑下,終于在抽插了一陣后,那根巨大的如長條茄子般的肉棒整根插入了我的陰道。

  「哦……」

  我舒服地長長出了一口氣,體內被填滿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我從來不敢想象,只是被填滿就能令我這么舒服。

  「來,扶著墻?!?

  男子的聲音又傳來了。

  我仿佛聽到了圣旨,聽話地伸出雙手微微彎著腰扶住墻壁,屁股向后撅著,雙腿大大的分開著,一副任君釆擷的模樣。

  好羞人,我的臉火熱火熱的。

  見我擺好了姿勢,男子親昵地拍了拍我的肉臀,兩只手扶住了我的腰,那長條茄子般的巨大肉棒開始抽插起來。

  「啊……哦……」

  隨著男子的抽插,我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聲。

  這種感覺真是讓人著迷,每當那根滿是青筋的肉棒快要拔出時,我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種眩暈感隨之而來;而當那根巨大肉棒插入時,我整個身體仿佛被充滿了,讓人有一種飛上云霄的感覺。

  我配合著男子的抽插,屁股隨著肉棒的節奏起起伏伏。

  男子肏弄的速度慢慢加快,每次一棒到底都發出「啪」的一聲,同時還有我忍不住的嬌喘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速度越來越快,淫蕩的撞擊聲刺激著我,下體像擰開的水龍頭般滴滴嗒嗒的流著淫水,「噗滋噗滋……」的黏濘水聲也加入了伴奏。

  一股尿騷味混合著栗子花香的味道飄了出來,淫靡的氣味刺激著我的神經,使我更加激動。

  男子撫摸著我的后背,揉捏著我的奶子,肏弄著我的肉穴,一波接一波地不斷加大對我的刺激。

  我仿佛坐上了過山車,一浪又一浪的刺激襲來,把我帶向了云霄,再也不想什么羞恥,我扭動著屁股吞吐著男人的巨大肉莖,夾緊臀肉尋求更大的刺激。

  在一波波的刺激下,我肉穴不斷的痙攣起來,仿佛那根大肉棒又大了一圈,再也受不了刺激,我直起身扭著頭尋求男人的親吻,身體顫抖著,男人的大手掌抓住了我的大肉球,掐捏著我的乳頭。

  終于我攀上了欲望的頂峰,一股一股的淫水噴涌而出,像尿液般噴射到地面和墻上,男子的肉棒隨著我的抖動也脹了縮、縮了脹,我感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直噴我的花心,更加刺激了我的身體,又一波更加猛烈的高潮來襲,我仿佛一下子失去了重力,就這樣漂浮在無盡的夜空中,那夜空如墨般深邃,模糊中仿佛有一顆開滿火紅花朵的巨大丹青樹飄向了遠方。

  ……

  「??!啊啊……啊……受不了了,啊……肏我……啊……」「啪啪……」「噗滋噗滋……」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回到了現實,首先聽到的是屋內阿美被肏弄的聲音。

  接著我感到下體傳來了一陣陣快感,這時我才發現我正被那個男子正面抱著抽插著,巨大的肉莖噗滋噗滋地肏弄著,男子的雙手托著我的肉臀,像是托著一個洋娃娃般輕松。

  我雙手環繞著男子的脖子,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胸部緊緊地貼著男子的胸膛,隨著他的肏弄,我的挺立的乳頭不斷摩擦著他的胸膛,下體和上面的刺激漸漸的把我的欲望又挑逗了起來。

  我默默地承受著男子的肏弄,努力裝作沒有醒來的樣子,這樣被他玩弄也是被動的,至少讓我心里感到一絲安慰。

  可是在男子不斷的抽插下,還有屋子里傳來的淫蕩的叫床聲,把我的欲火勾引的愈來愈旺,我忍不住喘起了粗氣,下體也慢慢的夾緊了一些。

  「騷貨,你醒了?!?

  男子的聲音響起在我的耳邊。

  他怎么這么叫我,好討厭,突然被他叫做騷貨讓我有些惱怒。

  「我不是!」

  我倔強地回應著。

  「騷貨!」

  男子又說了一次。

  「我不是!」

  我嘴硬的說道。

  「騷貨!」

  男子又一次羞辱著我,同時那根讓人又愛又恨的大肉棒使勁向上挺了一下。

  「我……我不是?!?

  「騷貨!」

  男子抽出一只手不重不輕地拍了我屁股一下,同時大肉棒深深的插進我的陰道。

  「……我……唔……」

  我咬著嘴唇默默承受著男子的羞辱。

  我漸漸地興奮起來,不知是源自男子的羞辱還是源自下體不斷的肏弄。

  男子沒有再羞辱我,只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我們兩個都默契地沒有再說話,逐漸配合起來,他向上挺我就向下坐,使那根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地插入,他往外抽我就往上提,讓巨大的龜頭緊密地摩擦我的肉穴。

  「噗滋噗滋……」

  我雙腿不自禁地纏緊了男子的腰,手臂也死死地摟著她的脖子,喘息漸漸加重,肉臀被插的上下抖動,濕粘的液體越流越多。

  男子的一根手指突然伸到了我的屁眼上,一下一下地按弄著。

  「??!別……」

  被他一模,我全身緊繃,出聲求饒。

  男子仍舊不斷肏弄著我,那根手指依舊不急不慢地按壓著我的小屁眼。

  這下我慌了,阿美被插屁眼的一幕還在眼前,那么羞恥的事情我才不要。

  「別……快拿開,那里臟啊?!?

  「會很舒服的?!?

  「不要……」

  男子的手指慢慢地插入了一節,這下帶給我一種異樣的感覺,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除了羞恥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我的下體一下子夾緊了,這下那根大肉棒每次肏弄都帶來了更大的快感。

  「你快拿出來啊,那里真的不行……」

  我帶著哭腔說到。

  「是不是很享受,騷貨?!溝蛻虻納粼諼葉咝∩廝底?。

  「不是的……」

  我喘著粗氣在男子耳邊說著。

  男子的手指又深入了一節。

  「啊……」

  我一陣眩暈,感覺馬上又要來了。

  「求你了……別這樣,好難受?!?

  男子轉動著那根插在我屁眼中的手指,「放松點,別夾的那么緊?!埂肝匚亍惚涮??!顧孀拍兇擁那昂蠹謝?,我感覺再有那么一會又要高潮了,羞愧之下哭了起來。

  「聽話,放松點?!?

  不要,我才不要,那樣好羞恥。

  可是男子沒有放棄,現在他的肉莖每次插入都會使勁的旋轉一下,手指也左扭一下右扭一下,甚至隔著一層肉按壓著插入陰道的肉莖,在越來越強烈的刺激下,我的快感一波一波的到來。

  就這一次,我安慰著自己,下次一定不許他再這樣了,對!就這一次。

  慢慢地我放棄了抵抗,試著放松屁眼的肌肉。

  男子感覺到我下體的變化將手指慢慢地整根插入了我的屁眼,左右轉了幾下,慢慢地抽弄起來。

  「啊啊……!」

  我受不了這樣的羞人刺激,激動地呻吟起來。

  男子越肏越起勁,手指不斷地刺激我的小屁眼。

  「騷貨,欠干的騷貨?!?

  「啊……嗚嗚……」

  被他這樣羞辱,我邊呻吟邊哭泣著。

  「噗滋噗滋……」

  肏弄更加刺激地進行著。

  不久,我就又被推向了高潮,緊緊地抱住了男子,下體也將男子的手指和肉棒死死地夾住,同時肉穴中噴出了大量的淫水,又一次達到了極樂世界。

  男子也在我肉穴中射出了一股股精液。

  ……

  那天的結果是,在看著屋內阿美和眾多男人的淫戲中,我又被那個男子弄到了兩次高潮,最后昏死過去。

  當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我赤裸著躺在一張床上,一時想不起發生了什么,整個房間除了前面墻壁上的一面大鏡子就是這張床了,一時沒弄清狀況的我還以為前一夜是一場夢,直到那個男子又出現在眼前,告訴我可以不用參加軍訓了,我現在是一個傷病員,理由是腳扭傷了。

  可是我的腳明明好好的。

  當我終于反應過來眼前的男人前一夜對我干了什么的時候,我哭著想要踢打他,可是他卻把我抱起來來到那面鏡子前,按了一下旁邊的按鈕,鏡子一下子變得透明了,陣陣讓人耳紅心跳的嬌喘聲隨之傳來。

  透過這面透明的鏡子,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展現在我面前,我看到鏡子另一邊也是一間房間,房間中有一個大床,大床上幾個或胖或瘦的精壯男人正在肏弄著渾身精液的阿美。

  阿美的白皙肉體散發著淫靡的光亮,沾滿了不知是精液還是汗液的粘液。

  她還是那樣精力充沛,扭動著身軀配合著周圍男子的奸淫。

  只見她躺在一個有著古銅色肌膚、渾身肌肉的男人身上,粉紅色的小屁眼被一根粗大的黝黑肉莖占據擴張著,粉嫩的臀肉緊緊箍著那根大肉莖,仿佛一張小嘴緊緊咬住了一根長條茄子。

  那根大肉莖一下一下地肏弄著,不緊不慢,粘液沾滿了肉莖。

  男人結實的大手伸出兩根手指在阿美的陰道中挖弄著、扭動著,「噗滋噗滋」聲隨著男人的挖弄傳了出來。

  粘液順著手指滴滴嗒嗒地流著,沾滿了整個手掌,順著交合處流到阿美那還插著肉莖的小屁眼,然后又順著肉縫流到了床上。

  男人的另一只手正在大力地揉捏著阿美如皮球般聳立的大乳房,有以下沒一下掐著櫻桃般的奶頭,乳房在男人的蹂躪下變換著各種形狀。

  一個胖胖的男人挺著粗長的肉棒在享受著阿美的舔弄,油亮的大龜頭上閃著水光。

  阿美的小舌頭靈巧地在肉莖上舔舐,順著肉莖、順著肉溝最后將整個龜頭含入口中吮吸,發出「吸溜吸溜」聲,胖男人也發出舒服的哼聲。

  阿美兩只手也沒閑著,一手一根勃起的粗大肉莖上下套弄著。

  怪胎,看到阿美的樣子我腦子里不自覺的跳出了這個詞。

  從昨天晚上我偷窺前開始,一直到我被陌生男子玩弄到暈死過去,再到今天中午,阿美一直在和男人們做愛,不知疲倦地做愛,而且看她還是一副很享受的樣子,真是理解不了。

  「小騷貨,是不是想要了?!?

  「??!」

  正在我看的入神的時候,抱著我的男子手不老實地撫摸起我的陰唇,而我的下體也不知什么時候流了許多的淫液,被他摸個正著。

  「不要……」

  我雙手試著推開男子,但卻使不上力氣,經過昨夜的一番作弄,我身體現在還是軟綿綿的。

  男子還是繼續撫弄著我的陰唇,慢慢傳出了「吧唧吧唧……」粘液摩擦的聲音。

  好羞人啊,我的臉慢慢變紅了,越發的感覺身體發熱起來。

  「你是誰?」

  我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想要通過談話轉移注意力。

  「我是誰?你會知道的,你現在可以叫我哥哥或老公」男子磁性地聲音響起。

  「我才不要,你這么壞……??!」

  還沒等我說完,男子的一根手指插入了我的小穴。

  「這樣壞嗎?小騷貨?!?

  男子的手指慢慢地抽插著。

  「??!……?!O呂礎?

  我感覺下體傳來了陣陣酥麻,一陣陣電流刺激著我的身體。

  「啊……你……你到底……啊啊……到底要干什么?……啊……我……啊啊……這是……哪里?」「放心,你的事我已經讓吳連長和你的老師同學說了,他們不會懷疑的。至于這里是哪里嗎,哈~還是軍訓基地啊?!鼓兇右槐咄媾盼業南綠?,一邊抱著我走到了床上。

  他竟然能指揮的動這里的軍人,而且這樣的房子設計為什么會在軍訓基地出現,我越來越糊涂了。

  「你……你到底是……啊啊……誰?」

  「你這么想知道嗎?想找我當老公嗎?」

  男子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將我我放躺在床上,手指繼續玩弄著我的下體,嘴巴一下子吸住了我的一個乳頭吃奶般嘬了起來。

  「??!……?!灰媚咽?!」

  我兩只手推著男子,扭動著身子,想要掙脫開。

  「是不是想要了?」

  隨著男子的玩弄,越來越多的淫水從我體內流出,我也漸漸來了感覺,喘氣漸漸粗重起來。

  雖然被男子玩弄到性起,但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了,不行,不能再這樣了,我一定要弄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別……別弄了,這到底是……啊啊……怎么回事???……你……快停下……啊啊……」「還真是只好奇的小騷貨啊?!鼓兇誘饈北ё盼曳爍鏨?,他現在躺在床上,有力的雙手抱著我的腰擡起我濕粘下體,對準著他那根粗大的肉莖就要放下。

  「??!不要,你還沒告訴我怎么回事呢?!?

  我雙手按著他的肚子,努力擡起屁股,不要被他插入。

  「好吧,你自己坐上來我就告訴你,小騷貨?!鼓兇擁氖炙煽?,躺在那里枕著雙手看著我,我如釋重負般喘了一口氣,跨下了男子的身體跪坐在他身邊。

  「就這樣說可以嗎?」

  我雙手捂住胸口試探著問。

  「你說呢!」

  男子的眼睛微微瞇起,像看著獵物般看著我。

  被這樣的眼神盯著讓我感覺渾身不舒服,就像小時候做錯事被大人盯著的感覺,好像心靈都被他看穿了。

  「我……我……」

  「不要考驗我的耐心!」

  男子濃黑的眉毛皺了起來,眼神漸漸變得淩厲。

  我的心不禁一顫,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當我低下頭時,看到了他那根如長條茄子般勃起的肉莖高高聳立著,青筋在那粗大的肉桿上纏繞,如藤纏樹一般,如雞蛋般大小的紫紅色龜頭怒視著我,兩個睪丸耷拉著,如掛在下體的兩顆大號肉蛋。

  看著這根粗大的肉莖,我的下體竟不自覺地流出了一股淫水。

  討厭,我怎么會這樣,明明被他欺負了,卻生不起恨意,更讓人羞愧的是竟生出一絲絲期盼。

  好吧,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我放下遮住胸口的雙手,慢慢爬到男子的身邊,打開雙腿跨在男子的身上,一只手支撐著床,一只手握住了男子的肉莖。

  好大啊,我的一只手竟然沒辦法整個圈住肉桿,我的下體又流出了一股淫水。

  沒敢看男子的眼睛,他一定看到了我的窘相。

  我慢慢下蹲,用沾滿粘液的陰唇慢慢摩擦著男子那顆巨大的龜頭,淫液也越流越多,順著巨大的龜頭流到了肉莖上,我的身體也顫抖起來,感覺要使不上力氣了。

  我穩了穩心神,開始下蹲,巨大的龜頭撐開我的陰唇,一點點的擠入我的肉體,我的心跳漸漸加快,體內如千百只螞蟻在爬行。

  繼續下蹲,紫紅色的巨大龜頭終于被吞入了我的肉穴,同時一大股淫水也被擠了出來,順著肉桿流到了男子的睪丸上。

  啊~我仰起頭舒服的喘了口氣,只見男子瞇著眼睛玩味地看著我,像是大灰狼看著小綿羊一樣。

  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紅著臉低下頭,繼續下蹲,青筋凸起的粗大肉莖一點點地擠入我的肉穴,飽脹的感覺一寸寸地深入體內,愉悅的快感刺激著我。

  最終,整根如長條茄子般的粗大肉莖插入了我的體內,此刻我竟然產生出永遠不要拔出的想法。

  「啊……好啦,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我忍受著欲望的煎熬,努力裝出一副平靜的表情。

  「自己動?!?

  男子一手抓住我一只堅挺的乳房開始揉捏。

  「唔~」

  我不禁發出一聲呻吟,接著慢慢聳動屁股,一下一下開始套弄起那根巨大的肉棒。

  「不錯,很聽話的小騷貨?!?

  男子揉著我的乳房,挑逗著已經挺起的小乳頭,用火熱的眼神看著我,下體配合著我的套弄開始抽插起來。

  「因為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什么?」

  隨著男子的抽插,我漸漸有些把持不住,肉棒在體內進進出出,淫水不斷地流出,我的心跳逐漸加速,意識漸漸變得飄忽不定,連男子說的話都聽不太清了。

  他好像說我像他認識的人,是什么人?她的初戀還是誰?抽插還在繼續,速度慢慢加快。

  「啪啪……」

  「……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這樣對你也沒好處……你可以叫我云天,叫我老公我也不介意……」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什么?啊~~再快點,好舒服,就是這樣,啊~~怎么會這樣,和男友做愛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我被男子肏弄著,聽見的話語也是斷斷續續的,只是感覺身體里有一團火在燃燒,順著下體傳遍全身。

  他還是沒有說明白他是誰,但好像是叫云天。

  啊~~插到了,就是那里,用力一點,我心里吶喊著,努力想要不發出聲音,但是我發現這根本做不到。

  「啊……啊啊……啊……」

  呻吟聲還是不自覺地發了出來。

  「……小騷貨,發騷了……不要忍著,大聲的叫出來,你骨子里就是個騷貨……我要讓你變成萬人騎的蕩婦……」叫云天的男子將我抱在懷中,親吻著我的耳垂,下體的肉棒更加大力的肏弄起來。

  他說什么???要讓我變成萬人騎的蕩婦,好羞恥啊……啊~在用力,就是那里,我才不要變成萬人騎的……啊~怎么會這么舒服……不知過了多久,叫云天的男子和我都出了一身汗,身子油亮亮的,粗大的肉棒還在不知疲倦的肏弄著我,我緊緊摟著男子,屁股上下快速地聳動。

  「噗滋噗滋……」

  猶如踩在爛泥中的聲音不斷從交合處傳出,我的下體流出了更多的液體,像是要尿了一樣。

  「啊……不要……啊啊……要來了……啊……?!““ 刮以僖踩灘蛔?,大聲的叫喊起來,身子被云天插到像過了電流般抖動起來。

  「噗滋噗滋……」

  「啪啪……」

  肉體撞擊摩擦的聲音越來越急促。

  「啊啊啊啊……」

  「騷貨……欠干的婊子……肏死你?!?

  「啊啊……」

  感覺體內男子的巨大肉棒脹了縮、縮了脹,一股股精液噴射到我的體內,同時我的下體也像是尿了一般涌出一股股水流。

  在軍訓的那段時間里,我就在這里被叫做云天的男子日夜奸淫著,而一窗之隔的阿美則一直在被群奸,不知道這個云天為什么要這樣對待阿美,找了那么多男人來干她。

  我也在被他肏弄時問過他這個問題,他只是說阿美天生是個騷貨,喜歡這個樣子,我再要問,他卻狠狠地肏弄起我來。

  我再看阿美也確實樂在其中的樣子,就再也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云天在肏弄我時喜歡用手指輕輕地插著我的屁眼,開始我不太習慣,但不知不覺中我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感覺,終于有一次,在阿美被按在一墻之隔的玻璃上狠狠肏著屁眼時,云天挺著大肉棒將我的屁眼貫穿了,除了開始的不適,最后竟然給我帶來了另一種無法言語的刺激,高潮時噴射出大量的液體到那塊鏡子上,而阿美兩個大乳球像是肉餅一樣還貼在玻璃上面。

  隨著軍訓結束,我終于結束了這段荒淫無度的日子,當我回到校園竟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丹青!」

  是銘佳,我回頭看著一臉笑容的銘佳,突然覺得好委屈,我跑過去撲到銘佳的懷里,緊緊抱住他,臉埋在他的胸膛抽泣起來。

  「丹青……怎么了?想我了嗎?我也好想你,小寶貝,不哭了,以后再也不分開了?!埂肝匚亍姑崖ё盼?,輕輕拍著我的后背安撫著我。

  「丹青,你的腳好了嗎?聽你同學說你軍訓時扭傷了腳?!固岬秸餳?,我又想起在軍訓期間被叫做云天日的男子夜奸淫的場面,臉漸漸紅了,下體不爭氣的變濕了。

  「嗚嗚……好……好了,不用擔心?!?

  我又往銘佳懷里紮了紮,不敢露出羞紅的臉。

  「真的沒事了嗎?聽你同學說起我真的好擔心,你沒事就好,辛苦你了?!姑尋參孔盼?。

  確實很辛苦,可是這樣的辛苦是銘佳想不到的。

  當天夜里,銘佳將我壓在床上狠狠地肏弄了一番。

  在做愛時,銘佳也感覺到了我下體比原來流了更多的淫液,他調戲我說「丹青,你下面好濕啊,是不是這段時間沒有玩很想要?」「討厭……我……啊……我好想你嗎,所以……啊啊……所以才……你欺負人?!刮胰黿孔哦運?,以便掩蓋我的尷尬。

  銘佳趴在我身上肏弄著,兩手揉捏著我的乳房,嘴不停地吸吮著我的奶頭。

  「丹青……你的奶子好像又大了……」

  「沒……沒有吧……啊啊……是你好久……啊……沒摸到了?!刮矣行┗耪諾廝?,生怕銘佳發現什么。

  「嘿嘿,越大我越喜歡?!?

  那天夜里我們一共做了兩次,可是我卻怎么也達不到和云天做愛時的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這到底是為什么?

  軍訓結束了快一個月了,我以為那個叫云天的男人已經將我忘記了,我在暗自慶幸的同時也有一絲絲失落,很奇怪的感覺。

  慶幸的是我又可以回到原來的生活,和銘佳出雙入對;失落的是在同銘佳做愛時怎么也找不到那種沖上云霄的感覺。

  今天,銘佳說他要晚些回來,學校里有個試驗要做,明天要拿出一份報告,我只好一個人回到了我們租住的地方。

  回來后,我洗完澡穿著睡衣躺在床上,正準備聽聽音樂,這時敲門聲響起。

  「咚咚咚……」

  「誰???」

  「咚咚咚……」

  奇怪,這是誰???「來了,等一下?!?

  我來到門邊輕輕打開了個縫向外看,是三個男生,其中一個膚色較黑剃著平頭的男生好像是銘佳的同學。

  「你們找誰?」

  我疑惑地問。

  「你是邵丹青吧,我們是銘佳的同學?!?

  一個高高大大的男生說。

  「哦,他今天還沒回來,你們找他有事嗎?」

  「是這樣,這里有個東西要給他?!?

  一個長得有些猥瑣的瘦小 男生說到,他看向我的眼神怪怪的。

  「什么東西?給我吧,等他回來我會給他的?!埂剛庋?,你先看看,我怕直接給銘佳會……」那個瘦小 男生欲說又止,同時將一個手機遞給了我。

  好奇怪,我接過那個手機,當我打開看時,頓時羞紅了臉,那上面竟然在放著一部男女做愛的視頻。

  「有病啊你們!」

  我以為是他們在惡作劇,狠狠地將手機摔給了那個男生,接著就要關門,可是門卻被那個高大男生頂住了。

  「你們想干什么?」

  我感到了一絲恐懼,暗暗想著只要他們有什么動作就大聲尖叫,讓周圍人能聽到。

  「別生氣啊,你還沒看完,這樣吧,你再看看,我們在這里等,如果你覺得這個給銘佳沒問題,那我們就走?!鼓歉鍪菪〉哪猩底啪徒只莞宋?,然后就把門關上了。

  我氣的不行,不過聽那男生的意思好像這個視頻不是那么簡單,難道是……我又顫抖地點開那個視頻,只見一個女生趴在床上,一個男人正挺著巨大的肉棒抽插,而且是插著女生的小屁眼。

  這……我漸漸地感覺到了一絲恐懼,沒一會畫面中的男生將女生轉了過來,當我看清女生的長相時,腦子轟的一下,果然……那個正在被大肉棒肏弄的女生就是我,而那個男人無疑云天。

  我腦子一時轉不過來,怎么云天會拍這種視頻,這個視頻是怎么傳到那幾個男生的手里的,他們拿了視頻想要干什么……正在我六神無主的時候,敲門聲又響了起來。

  「咚咚咚……」

  我該怎么辦?不理他們,把這手機摔了,不,他們一定有備份的。

  那可怎么辦,報警?可是那樣的話如果被他們狗急跳墻放到網上怎么辦?「咚咚咚……」暫時想不到辦法,我只好打開門,走一步是一步了。

  「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我氣憤的語氣中明顯夾著一絲慌亂。

  那個瘦小的男生猥瑣的笑了笑,就像是一只沒毛的猴子,他左右看了看,推門就要進來。

  我趕緊頂住門攔著不讓他進來,「你干什么,出去,銘佳一會就回來?!埂負俸?,你要是想在門口談也行,到時候周圍的鄰居都知道了可就不要怪我們了?!故菪〉哪猩棧厥?,雙手抱在胸前,色迷迷地盯著我的胸部看。

  被他這一看,我才想起我還穿著睡衣,里面什么都沒穿,頓時有種被他看光了的感覺,我趕緊用一只手擋住了胸口。

  這樣一直僵持在這里也不是辦法,誰知道一會他們要說些什么,如果被路過的鄰居看到就解釋不清了,想了又想也沒想到好辦法,只好讓他們進來了。

  我一咬牙,閃身站到了一旁,三人互相看了看就大大咧咧地走了進來。

  嘭的一聲,最后進來的黝黑男生將門關上了。

  三個男聲沒說什么,只是上下打量著我,尤其是那個猥瑣的瘦小 男生,色迷迷的盯著我胸口看,看樣子恨不得把眼睛伸進去看。

  我漸漸感到一絲不安,害怕他們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我努力保持著鎮靜,從他們身邊閃開自顧自地走到沙發旁。

  「你們……」

  我一時不知道怎么說。

  這時那個膚色黝黑的男生走了過來,他留著平頭,方臉,眉宇間很是精神,大概一米七五,比我高了近一頭,肩膀寬闊。

  他穿著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藍色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黑色的運動鞋。

  我依稀記得他好像叫小剛,平時還是和銘佳有來往的。

  他走到我面前就站住了,俯視著我,停了一下就說到:「這個視頻你剛剛也看了,我想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我是銘佳的同學,這個視頻要是讓銘佳看了肯定會受不了,到時候指不定做出什么傻事,我也不想看到銘佳受到這樣的刺激?!顧幕叭夢疑隕約攪訟M?,他并沒有想要將視頻給銘佳看,看來他和銘佳關系還不錯。

  「不過嗎……」

  說話的是那個瘦小的男生,他比我還矮了一節,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同樣是條藍色的牛仔褲,他皮膚很白,長得小鼻子小眼,一頭暗淡的直發有些雜亂,胡亂的搭在頭上,顯得很頹廢,整體給人的感覺像是營養不良。

  「不過你也要付出一點代價,嘿嘿?!?

  瘦小 男生邊說邊不懷好意地看著我,頓時讓我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你……什么代價?」

  「代價嗎?你看,像你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在古代是要浸豬籠的,我們比較好說話,只要你讓我們也爽一爽,視頻的事情好說?!固剿幕岸偈比夢腋械揭徽笱T?。

  「你……你不要臉?!?

  「我不要臉,嘿嘿,你是在說自己吧,光著大屁股讓人插屁眼,哈~真是個騷逼?!固絞菪?nbsp;男生說出這么下流的話,我氣血上涌,感覺眼前一黑,險些站不穩,稍微緩了緩,我死死盯著他,咬牙切齒地說:「你混蛋,無恥,我……我是被強迫的?!埂副黃鵲??你沒被捆、沒被綁,就被人家的雞巴插了屁眼插騷逼,還叫的跟只雞似的。好意思說被迫的,我看你就是欠肏的母狗,裝什么裝。你聽好了,今天你要不就乖乖聽話,要不就把視頻傳到學校里,讓所有人看看你是怎么被雞巴肏的,到時候看你怎么做人?!故菪?nbsp;男生陰冷地說。

  「我……我……」

  被他這么一說,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只感覺心里好委屈,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飛哥,別跟她廢話了,這種騷貨平時看著清純,一發起騷來比妓女還賤,咱們直接上吧,把她操爽了讓干什么干什么,到時候就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鼓歉齦吒嘰蟠蟮哪猩諗員叨允菪〉哪猩檔?。

  「你們……你們無恥?!?

  我嚇地連忙后退,一下子絆倒在沙發上。

  「飛哥、阿力,她畢竟是我朋友的女人,教訓一下就好了,別太過了?!剮「粘隼蠢沽艘幌?。

  「小剛,你那朋友戴了這么大一頂綠帽子,怎么只是教訓一下呢,我勸你讓你朋友換個女朋友算了,這個嘛,嘿嘿,咱們自己留著玩?!鼓歉霰喚兇齜篩緄氖菪?nbsp;男生說到。

  「可是……可是來之前說好了只是教訓一下就好的?!剮「賬檔?。

  「小剛,你到底聽誰的?別他媽磨嘰,叫你那朋友換個女友,這個騷貨他駕馭不了的?!垢嘰竽猩幌倫油瓶誦「?。

  「??!不要過來……唔唔」

  我嚇得尖叫起來,但還沒來得及喊救命就被叫做阿力的男生將我的嘴巴捂住了,這時那個瘦小的飛哥一下子撲到我身上。

  「刺啦」

  我的上衣一下子被飛哥撕了開來,兩顆大乳球赤裸地蹦了出來。

  飛哥用他那瘦骨嶙峋的手一手一個抓握了起來。

  「哈~你們看這倆大奶子,真他媽肉,都握不住?!顧底潘禿×宋業娜橥?,吃奶般又舔又吸起來。

  「唔唔……」

  被他一舔,我感覺有股電流順著乳房直沖大腦,我使勁地掙紮,又踢又打。

  「小剛,看什么呢,過來按住她,別讓她亂動?!拱⒘σ皇治孀盼業淖?,一手按住我一只胳膊。

  小剛猶豫了一下,還是過來抓住我亂踢的腳。

  「唔唔……」

  我的手腳被幾個人控制著,怎么也掙脫不開,我像條離開水的魚扭動著身子,想要躲開飛哥的舔弄,但并沒有什么效果,飛哥一手掐著我的奶頭扭動,一手握住我的乳肉,嘴巴叼著我的奶頭吸吮著。

  我還在不甘心地掙紮著,力氣一點點的流失,最后只能無力地扭著身子,而隨著飛哥的舔弄,我感覺下體有一股水流流了出來。

  這時飛哥使勁地揉捏了幾下乳房,就從我的身上下來了。

  「真他媽的爽,這大奶子,真是極品。上面玩完了,我來驗驗下面」說著飛哥從小剛手里接過我的腿,將我的褲子扒了下來,蹲下身將我的腿大大的打開。

  我用力掙紮了幾下卻怎么也掙紮不開。

  「你們看,這騷貨下面流了這么多水?!?

  飛哥看到我下面流的液體,頓時來了精神,把我屁股擡高讓其他兩個人看。

  「嘿嘿,我就說這騷貨欠肏,這還沒幾下就濕成這樣了?!拱⒘σ擦窖鄯毆獾乜醋盼業南綠?。

  「吸溜吸溜……」

  飛哥開始舔弄起我的下體,開始時使勁地吸吮著我的兩片陰唇,不一會就舔弄起我的陰核來。

  「唔唔……」

  我感覺下體酥酥麻麻的,陣陣快感隨著飛哥的舔弄傳遍全身,下體又有更多的液體流了出來,我不甘心地扭動著身子,腰使勁地向上挺,想要掙脫飛哥的魔抓。

  這時飛哥伸出舌頭捅進了我的小穴,一根手指不停的按弄著我的陰核,我一下子繃緊了身體,下體緊緊夾著飛哥的舌頭,但他那靈巧的舌頭還是不停地在我的小穴中攪動著,不一會就傳來了「咕嘰咕嘰」的水聲。

  不知什么時候,阿力已經松開了我,他現在正一手抓著我的一顆乳球玩弄著。

  「啊……啊……啊啊……」

  我忘記了叫喊,只是一聲聲的呻吟著。

  「小剛,別傻站著,來,我讓一個奶子給你玩?!姑灰換?,我感覺兩顆奶頭同時被吸吮起來。

  「啊啊……啊……」

  在這個只有我和銘佳的愛的小巢里,我赤身裸體的躺在沙發上,被三個男生同時玩弄著身上的敏感地帶,男生的大手撫摸著我裸露的肌膚,舌頭舔弄著我的奶頭和小穴,我渾身軟綿綿的,只能發出一聲又一聲誘人的呻吟,想要掙紮又沈浸在其中。

  「咕嘰咕嘰」

  「吸溜吸溜」

  淫靡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快,我閉著眼睛,雙手緊緊抓著沙發墊,腳丫繃緊著,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刺激著我。

  「啊……啊啊啊……嗚嗚……」

  最后在他們同時玩弄下我不禁流下了淚水,同時全身不自覺地都動起來,一股股淫水從陰道中涌了出來,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漸漸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正被一個人抱著,小穴中插著一根粗大的陰莖,正在一上一下的肏弄著。

  眼前漸漸變得清晰,那個叫做阿力的高大男生坐在沙發抱著我,頭埋在我的雙乳中賣力地舔弄著,下體一下一下不緊不慢地聳動著。

  「小妞,醒了,你剛才可是噴了我一臉的騷水啊,哥哥可不能吃虧,來,小屁股撅起來,哥哥給你通通屁眼?!怪桓芯跤幸恢皇址鱟×宋業鈉ü?,一根肉棒正在我的屁眼周圍摩擦著。

  「啊……不要!」

  我一手扶著沙發,一手向后推著后面的人,但馬上就被抓住了。

  「不要什么啊,又不是沒被肏過屁眼,裝什么純?!狗篩繾プ盼業氖值饜Φ?。

  「不要……不要……」

  我只能低聲的哀求,知道再怎么也要被插入屁眼了。

  飛哥用雞巴摩擦了一會,就慢慢地將龜頭插入了我的屁眼。

  「啊……」

  我禁不住呻吟著。

  飛哥的雞巴繼續向里挺進,沒一會就整根插入了我的屁眼,我只感覺下體被塞得滿滿的,陰道和屁眼同時被插入,這還是第一次,兩根肉棒只隔了一層薄薄的肉,一種無法言語的滿足感從下體傳來。

  「嘿嘿,這小屁眼還真緊啊?!?

  飛哥說著還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這騷穴也變緊了,你看,這騷貨又流水了,真他媽欠肏?!拱⒘σ槐呶盼業哪桃槐叩饜ψ盼?。

  這時小剛也挺著大肉棒伸到我嘴邊,我自覺張開嘴將肉棒含住,緊箍著肉桿套弄起來。

  飛哥和阿力也同時肏弄起來,兩根大肉棒同進同出地抽插著。

  「啪啪」「噗滋噗滋」聲在屋子里回蕩著,刺激著幾個人的神經。

  不知被肏弄了多久,只感覺下體被兩人抽插地一片濕粘,發出的「噗滋」聲就像是雙腳踩在熱帶雨林的沼澤中發出一般,一波波刺激隨著兩人大力地肏弄傳遍全身。

  屋子里充滿了性器散發出來的特殊氣味,如栗子花香般,刺激著我的神經。

  阿力在前面大力吸吮著我的奶頭,舌頭在乳頭上不停打著轉,蘇蘇麻麻的感覺像是千百只螞蟻爬過。

  飛哥在后面一邊插我的屁眼,一般揉捏著我的臀肉,不時還拍打一下,像是在拍打著胯下馬匹一樣。

  小剛的雞巴還在我的嘴里進進出出,每次進出都發出「咕嘰咕嘰」的摩擦聲,他兩只手攥著我的頭發,輕輕撫摸著。

  在三個人的肏弄下,我的欲火不斷燃燒著,早已忘記了反抗,屁股隨著他們的肏干一起一伏,吞吐著兩根粗大的肉莖,舌頭靈巧地繞著龜頭打轉,「吸溜吸溜」地吃著肉棒,粗重的喘息聲此起彼伏。

  幾個人就這樣肏干著,在這間只有我和銘佳的愛巢中,在這個留下我們兩人愛的記憶的沙發上,在被男友視作珍寶的肉體上。

  銘佳那么著迷的小穴中現在正插著一根粗大的肉莖,不停地進出抽插,淫水順著莖桿一滴滴流下,打濕了下面的沙發;而另一個連銘佳都不敢想的小屁眼中,同樣被一根粗大黝黑的肉棒肏弄著,帶著穴肉翻出擠進;在銘佳渴望插入的小嘴中,現在正有另一根雞巴進進出出,像肏穴一下抽插著,透明的液體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爽嗎?小騷貨,這他媽小屁眼真會夾,比肏逼還舒服?!狗篩綈醋盼業鈉ü殺卟灞咚?。

  「唔唔……唔……」

  我的嘴里插著一根肉莖根本發不出聲音,只能含糊的反抗著。

  「飛哥,一會你來試試這小騷貨的逼,水多的很,插了這么久還在流個不停,性欲不是一般的強,以后有的玩了」「唔唔……唔唔……」「玩完這輪咱們就換,今晚不把這騷貨肏服我就不叫飛哥?!埂阜篩?,我那同學晚上做完實驗回來怎么辦?這樣不好吧,會出事的?!剮「沼幸幌旅灰幌碌孛H弄著我的嘴,擔心地問。

  「我管他,正好讓他看看自己的女友是個什么樣的騷貨?!埂高磉懟刮姨剿欽庋低蝗緩媒粽?,如果被銘佳看到我這樣被三個人淫玩不知要出什么事呢,到時候我該怎么辦呢?我想要掙脫這樣的窘境,可是被三個人夾在中間,三根大肉棒不停地肏弄著,快感不斷刺激著我的神經,除了扭動幾下身子,就只有認命般地被三個人繼續肏弄了。

  嗚嗚,銘佳,你千萬不要這個時候回來啊。

  「鈴鈴鈴……」

  正在幾個人盤腸大戰正酣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啪啪啪……」

  男生并沒有因為手機鈴聲而停止肏干。

  「鈴鈴鈴……」

  「唔唔……」

  會不會是銘佳?我努力想要發出聲音,可是嘴巴里的肉莖堵住了我的話。

  「鈴鈴鈴……」

  「你們先玩,我去看看是誰找她?!?

  小剛從我的嘴里拔出肉棒,走到臥室中去拿手機。

  「啊啊……啊……哎呀……啊啊……」

  「啪啪啪……」

  剩下兩個人還在不斷地肏弄著我,沒有了嘴里的肉莖,我的呻吟聲忍不住的發了出來。

  「飛哥,是她男友打來的?!?

  這時小剛從臥室中出來了,手里拿著我的手機。

  「嘿嘿,是不是一會要回來啊,到時候給他看看自己女友被肏的樣子?!埂赴 趴搖““ 竽忝恰恕旆趴搖谷綣飧鲅穎幻芽吹?,那我還不如去死。

  「小妞,老實點,一會肏舒服了自然就放了你?!狗篩繚諍竺媸咕⑴牧宋移ü梢幌?。

  「嗚嗚……快放開我啊……我男友……啊……要回來了……嗚嗚……」「鈴鈴鈴……」「飛哥,又是他男友打來的,你看……」「真煩,肏個逼都不讓人清凈,把電話給她?!剮「戰只蕕轎頤媲?,我看著屏幕上閃動著銘佳的頭像,不知道該如何跟他說。

  「快點接啊,騷貨,再不接我幫你接了?!?

  飛哥大力地捅了捅我的屁眼說到。

  「鈴鈴鈴……」

  迫不得已,我只好拿過手機接通了電話。

  「喂……」

  「丹青,剛才怎么沒接聽?」

  「哦……剛才在廁所,沒有聽見?!?

  現在我的狀況是被兩個赤裸的男人夾在中間,小穴和屁眼中各插著一根粗大的肉莖,嘴里還有剛剛被抽插時流下的粘液。

  當我接通電話后,明顯感覺肉穴中的兩根肉莖又脹大了一圈。

  「是這樣,丹青,我這里今晚的進度不佳,恐怕要熬通宵了,大概明天中午回去?!埂概丁 悄闋⒁廡菹ⅰ擰鹛郯 懟乖諼醫猶緇笆?,身下的兩根粗大的肉莖開始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敏感的下體不斷地承受著刺激,我努力裝作平靜的和銘佳說話,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淫玩還是讓我忍不住哼出了聲音。

  「丹青,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唔……沒……沒什么……嗯……」

  「真的嗎?你喘氣好粗啊,要是不舒服的話我這就請假回去?!埂剛嫻拿皇裁礎懟皇恰皇恰洗聞ど說慕龐械閫礎擰灰艫摹丁拱⒘φ饈蓖蝗緩∥業囊豢拍掏肺蚱鵠?,另一顆奶頭也被他捏在手中玩弄,我險些叫出聲音,拿著手機的手不停的顫抖。

  「很疼嗎?要不我回去帶你去醫院看看吧,不要落下毛病?!埂剛嫻摹皇隆擰忝δ愕陌傘磉懟胰嘁幌戮禿謾懟埂概九九盡埂膏圩銻圩獺?

  「哦哦……唔唔……啊……」

  飛哥和阿力突然加快了肏干的速度,在這樣的刺激下我的下體也流出了一股股的淫水,我實在忍不住了,趕緊把手機拿開了一點,一只手緊緊捂住嘴巴不發出叫喊聲。

  「喂……喂……丹青,你那邊怎么了?喂……」電話里傳出銘佳關切的聲音。

  「唔……沒事……」

  「你那里什么聲音,怎么了?」

  「剛才……有只蚊子……唔……打了半天……嗯嗯……」這時小剛將他的大肉棒伸到我的嘴邊,我趕緊一口含住大龜頭,將聲音堵在了嘴里。

  「哦,真的不需要我回去嗎?」

  「唔唔……真的不需要,你忙你的吧……唔……」「咕嘰咕嘰……吸溜吸溜……」大肉棒在我的嘴里抽插著,我努力地舔弄著粗大的肉棒。

  「喂……丹青,你在吃什么?」

  「唔……我……嗯……我在吃……唔……冰棒……」「晚上不要吃太多涼的東西,會吃壞肚子的?!埂膏培擰搖懟懶恕瞎磉懟閬讓Π傘汀懟日庋 蟻取磉懟帕稅 埂膏?,在家鎖好門窗,注意安全啊,明天中午見?!埂膏培擰磉懟埂膏潔健刮腋轄艚緇骯業裊?。

  「啊啊……啊……啊啊啊……」

  一放下電話我就大聲的呻吟了出來。

  「啪啪……」 和「噗滋噗滋……」的聲音更加快速的回蕩在房間中。

  「肏,小騷貨,一邊給男友打電話一邊被肏很爽吧,看你這小屁眼,剛才夾得那么緊,是不是找肏?」「啊……啊……」「媽的,這騷貨剛才打電話的時候流了好多騷水,騷穴還一緊一緊的,騷的不行?!埂赴“ パ健“  杜丁垢詹藕兔汛虻緇暗氖焙蛭揖筒畹愀叱?,這會兒被他們的大肉棒一頓狠插,欲望的洪水像決了堤一樣洶涌襲來。

  「??!……」

  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雙腿不停地顫抖著,一股股淫水噴涌而出。

  「肏,這騷貨潮吹了,好多水?!?

  阿力在身下挺著大肉棒全進全出地挺送著,淫液被大肉棒插得到處飛濺,「啪嘰啪嘰……」的拍水聲從性器結合處不斷傳來。

  「啊啊啊……」

  我仰著頭,聲嘶力竭的呻吟著,雙手被飛哥從后面拽著,兩顆乳球像兩顆木瓜般晃來蕩去,下體被兩個男生的大肉棒不停地肏弄著,淫水不斷地噴濺著。

  我在兩個人的肏弄下飛上了云端,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意識漸漸變得模糊,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忘記了所以的煩惱,只想這樣一直飄在云端。

  當我再次清醒時已經是深夜了,我正坐在小剛身上,屁眼里插著小剛的肉莖,而飛哥挺著大雞巴在我的陰道中不知疲倦地進進出出,下體傳來一陣陣刺激的電流。

  不知在這段時間里又被他們怎樣的肏弄,下體已經粘濘一片,發出了「啪嘰啪嘰……」粘膩的抽插聲,嘴巴里感覺滑溜溜的,不知道是誰的精液仍留在嘴里,身上、臉上、頭發上到處是干涸的精斑。

  「小騷貨,醒了,被肏的爽不爽啊,老子都快虛脫了,這些日子攢的精華都射給你了,是不是要謝謝我啊,嘿嘿?!狗篩繅槐哂么筧餼ズ鶯蕕孛H干我濕濘的小穴,一邊揉捏著我的乳球。

  「嗚嗚……」

  看看周圍熟悉的環境,這個我和銘佳兩人的愛巢,再看看我自己現在被肏弄的狼狽樣,我忍不住哭了出來。

  「小騷貨,哭什么哭,剛才不是叫的很享受嗎,是不是還沒滿足啊,以后我再找其他兄弟一起來肏你,保證把你肏舒服,到時候你還要求著我們肏你呢,哈~」「嗚嗚……不要……」「少他媽裝純,嘴里說著不要,下面怎么又流水了?!埂概九九盡沽礁獍粢懷鲆喚執罅Φ孛H干起來。

  「唔唔……」

  阿力的大肉棒也插進了我的嘴里。

  那天一直被他們肏干了很久,直到我再一次在三人同時淫辱下進入了極樂世界。

  ……

  從那以后我就變成了他們泄欲的工具,只要他們想要,我就會被他們在各種環境下肏弄,有時在空無一人的教室,有時在夜晚的公園,有時在他們租住的屋子里,有時也會趁銘佳不在時到我們住的地方,在我和銘佳的床上三穴齊插。

  從開始的脅迫被動,到后來每次我都樂在其中,不知是什么原因,如果幾天沒被幾個人一起肏干,我的身體就會像千百只螞蟻在爬一樣瘙癢。

  從開始只是吞食精液,到后來每次都要喝掉他們的尿液,被尿液淋的一身騷氣,再到后來被尿液灌入小穴,我的接受能力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從開始的雙穴雙插,到后來的一穴雙插,從開始的三個人,到后來的四個五個,甚至七個八個人,每次被他們帶走,我的下體就會不自覺的流下淫水。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穿內褲,只要他們想要,就可以脫下褲子輕松地插入,甚至有時走在路上就會被肏過我的人拉入沒人的地方肏干一番,我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大概記得曾經被他的肉棒肏弄過。

  我的小穴和屁眼在他們不斷地肏弄淫玩下變得更加敏感,只要稍稍刺激就會水流不止,這樣的狀態使我像只時刻發情的小母狗,渴望著被大肉棒插入淫辱。

  終于有一次,在銘佳深夜做實驗的時候,八個男生在我和銘佳租住的地方狠命肏干著我,當時我已經被他們肏干了有將近三個小時,高潮噴水的次數更是數不過來,肉穴周圍被乳白色的泡面沾滿,淫水和精液在肉棒的抽插下不停地流出。

  男人們依然精力充沛,此時的我仰躺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屁眼里塞著粗大的肉莖,小穴更是像疊羅漢般同時插入兩根肉棒,幾個男人挺著粗大的肉棒激動地肏干著。

  一個男人將油亮沾滿淫液的雞巴夾在我的乳球之間肏干著,兩顆乳頭被他不斷捻弄著。

  我的嘴里也有一根黝黑的肉莖奮力抽插著,嘴角還掛著乳白色的精液。

  我的雙手也沒閑著,一手一根粗大肉棒上下套弄著。

  就這樣我被他們肏干地再一次達到了高潮,「啊啊啊……啊……肏我……到了……啊啊……」一股股淫水順著幾個人性器交合處噴涌而出,我渾身如篩糠般顫抖著。

  當我從天堂回到現實時,突然發現門口站著已經呆掉的銘佳,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回來的,幾個男人這時還在不知疲倦地肏干著我,我整個腦子都停止了轉動,我不知道該怎么辦,就這樣被男人肏弄著,「啪啪啪……」「噗滋噗滋……」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房間。

  我和銘佳就這樣對視著,不知過了多久,直到男人嘶吼著將精液噴射到我體內,我再一次達到高潮,像尿尿一樣噴射出更多的淫水。

  「啊啊啊……」

  「砰!」

  銘佳消失在門后。

  我知道我和銘佳再也不可能了,直到學期結束,我再也沒見到過銘佳……大雨傾盆而下,我渾身濕透站在雨中看著眼前的丹青樹,淚水和雨水從臉頰流過,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了。

  「轟隆……」

  一聲雷聲過后,我感覺自己變得輕飄飄的,慢慢地飛向天空,就這樣無知無覺的慢慢地飄著。

  不知過了多久,雨已經停了,天空中掛著一道艷麗的彩虹,我俯視著下方,發現丹青樹也好像在看著我,那一顆顆花蕾竟然慢慢地全部綻放開來,開出了火紅的丹青花,丹青樹周圍不知什么時候圍滿人群,在那人群中我還看到了父母驚喜地擡頭看著丹青樹。

  只是畫面漸漸遠去,我無知無覺地飄向了更高的天際……

  字節數:61514

  【完】


一码中特期期公开:相關鏈接:

上一篇:穿越之旅 下一篇:闖王手下三女將

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www.lmcde.com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一码中特彩经书图片 百度 | 永久網址: